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IDOLiSH7】星降之夜

>>一织陆一织无差,i7全员出场有

>>涉及部分布丁kuji的RC内容、visual board tour 2017企划和mezzo"新曲配信

>>生贺糖,一织生日快乐!!!

 

 

BGM→notte stellata 星降之夜

 

 

 

 

>>>

 

和泉一织愣住了。 

 

他十几年的人生里,除了可爱的事物,自认为最不擅长处理的便是突发事件。他总是深思熟虑地提前安排好一切,尽最大可能避免意外情况的发生。今天也是一样。1月24日,他平凡日常中的一天。仙台的宣传工作再过十几个小时后便会开始,而他现在刚刚结束了同staff们的聚餐——作为顺利结束摄影的庆祝,正准备从仙台的某家小餐馆踱步出来。

 

其实多少还是有点不顺利的。原本只是拍摄宣传所需的VCR就好,但作为全国巡回的第一站,仙台方面的准备进度似乎出了问题,流程卡在场地的节点上迟迟没有推进,连带着VCR的录制也不断延后。而待到人手不足的小鸟游事务所跟进之时,时间已经非常勉强。对接的工作人员希望IDOLiSH7的成员能亲自参与宣传,做好VCR赶不上活动日程的最坏打算,而仙台担当的和泉一织在与经纪人商讨后也通过了这项方案。还好最开始的工作是由自己负责的,他叹了口气,这点变动还在可控范围内,自己的到场也确实对组合有益,但是……

 

第一个不在东京的生日啊……在简短地打过招呼之后,他慢悠悠地戴上围巾,又从包里拿出和泉三月手织的毛线帽,动作与平时的干练利落相差不少。

 

到底还是有点怠惰了。来仙台前,经纪人一脸抱歉地告诉一织不能和他一起前来。据说是mezzo”新曲的配信问题,万理桑一时处理不完,才需要她也留下来。想起为了道歉直接从片场赶回来的经纪人,和泉一织安慰她的同时也安慰着自己。这是经纪人对自己的认可,我已经可以独自担当赴异地的工作了,虽然也不在意料内,但毕竟是件好事。

 

但现在的情形可不在好事的范畴之内了。

 

和泉一织拉开门,目瞪口呆地看到自家center站在冬日的仙台街头。

 

七濑陆背着双肩包,戴着毛皮帽子遮住半张脸,整个人裹得雪人一样胖了一圈,只有没被任何衣物覆盖的鼻头红红的,白色的水汽随着呼吸的节奏一缕一缕消逝在冷风里。他像是在等人,应该已经站了很久了,不安分地小步踮着的脚暴露了这个事实。他脖子里那条围巾,虽然小巧但十分暖和,是和泉一织特地试过不会掉毛才买下的。七濑陆穿成这样,就算是粉丝也要犹豫一下,可只看着侧影,和泉一织就认了出来。

 

然后他整个人都混乱了。他刚刚是和团队成员一起吃的晚饭吗?哥哥又和六弥桑闹在一起了吗?二阶堂桑和逢坂桑喝醉了吗?四叶桑又被缠住了吗?不然这个人——七濑陆——怎么会有人放任肺部脆弱的他一个人站在餐馆门口?

 

“……七濑桑?”他不太确定地开口。

 

被唤的人听到自己的名字转过身来。这下和泉一织看清了,隐藏在发丝和帽子的阴影下的赤晶石瞳仁,那瞬间一下子亮了起来。

 

“一织!”

 

“七濑桑怎么在这里?今天不是七濑桑的休日吗?为什么会……等一下,”和泉一织终于回过神来,“您在这里多久了?带吸入器了吗?万一被粉丝认出来怎么办?经纪人知道这件事吗?”

 

七濑陆看起来心情特别好。他没有立刻同他争吵起来,也没有抱怨他像对待小孩子一样对待自己。面对和泉一织一股脑抛出的问题,他甚至拿出了一点年上的余裕,耐心地回答。

 

“到了有一会儿了,但是计算了时间所以没有站太久,之前一直坐在放了暖气的车里!吸入器在包里,我穿的很多不会被粉丝认出来啦。”为了证明自己,他把手伸到和泉一织面前,“你看,手套也好好戴着,我一点也不冷。经纪人知道的哦,她带我来的。”七濑陆指指不远处的停车场,一辆熟悉的保姆车正停在那里。

 

他眨眨眼,走上前抱住还定在原地的他。

 

“一织!我们来接你了!”

 

 

 

 

一织不太高兴。

 

从自己热情地拥抱没有得到回应开始,七濑陆就隐约有了这种认知。这不难看出来,一织虽然不坦诚,但也没有在同伴面前隐藏内心的想法。今晚的他似乎被不知名的巫师施了冰冻魔法,身体动作和面部表情都呈现出微妙的不协调,直到见到经纪人才有了好转。

 

在出发前已经与仙台方面进行过沟通,明天的宣传确定按原计划进行,一织本人可以不用到场。Mezzo”的新曲配信问题也已经处理完毕,虽然今天二阶堂大和与和泉三月还有工作,不过两人完全可以自己搞定,经纪人才有时间和七濑陆一同前来。

 

和泉一织和小鸟游纺的交流告一段落,车内又安静了下来——之前不愉快的气氛迅速蔓延到整个封闭的空间,连七濑陆也被感染,在座位上不自在地扭了扭。经纪人大概觉得有点抱歉吧,对于陪着热血上头的自己一起来这件事。那位温柔的女孩子正目视前方专心致志地开车,从后边看,被浅黄色的长发滤过的对向车灯也不再那么刺眼了。

 

而知晓了来龙去脉的和泉一织却没有立刻开始说教,这让七濑陆有些新奇。他身体微微向后靠着车座,脊背仍挺直着,没有放任自己整个瘫进身旁柔软的靠垫里。他扭头看着车窗外的风景,一言不发,明显的拒绝交流。七濑陆心想,这有点不像一织了,一直以来支持着自己的这个人,从来都是毫不客气地指出自己的不足,虽然不服气,但七濑陆不得不承认,大多数时候对方说的都是对的。他也有安静的时候,不如说更多的时间里,对待除自己以外的其他成员,他都温柔又耐心。这么想着,七濑陆又有点生气,为什么不理我啊?我可是放弃了休日跑来接一织回家呀?

 

“一织你——”

 

柔软的黑发从耳后滑落,在不断变换的路灯下映出胸前一片浅浅的阴影。和泉一织回过头。

 

“七濑桑还有什么事没告诉我吗?”

 

明明是自己挑起的话题,七濑陆却像是忘了原本要讲什么似的呆住了。现在的一织又同刚才不一样了,虽然还在生气,但现在更接近每天晚上端着热牛奶敲门的他了。直接说出口的话经纪人也会尴尬吧?七濑陆在脑内给自己的机敏画了一个大大的圈,一边抛下一头雾水的和泉一织自顾自地翻找起手机。

 

 

 

 

陆:一织!对不起打乱你的工作日程!

陆:可一个人在仙台过生日太寂寞啦!我不想你有这样的回忆,所以在可变通的前提下找了经纪人商量了!

陆:只有来接你这件事,不论你有多生气,我都绝对不会道歉的!

 

 

 

七濑陆看着和泉一织皱着眉头拿出手机,然后眉间的阴影更深了。来吧,他想,不论一织想说什么,我都会好好听着的,所以告诉我你的想法吧。

可出乎意料的,首先回应这份热烈的情感的,是两人同时震动的手机。

 

 

环:什么什么?陆陆又和一织织吵架了吗——

壮五:啊!环君不要回复!

大和:mezzo”率先暴露。

三月:说mezzo”暴露的大叔你也暴露了啦!还有staff桑在喊你了,认真工作哇!

 

 

诶?

 

七濑陆难以置信地看到团队的其他成员出现在自己和一织的RC里,退出再看,属于一织的消息界面已经被有新消息的群聊挤到了第二位,进入界面,上次的消息还停留在一织昨晚提醒自己早睡。

 

“啊……”群聊的消息依然跳动着,七濑陆却慌乱地丢掉手机,心理和生理上都双手抱头。这下惨了,原本就不坦率的一织,肯定什么都不会说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自己的手上却感受到另一份热度。

 

和泉一织倾身过来握住他的手,阻碍了他“在车内缩成一团”的计划,现在他只能直视他了。

 

“七濑桑是故意发在群聊里的吗?”

“不,不是的——”

“那就好,我原谅您了。”

“一织还在生气吗?”七濑陆问得小心翼翼。

和泉一织叹了口气。

 

“当然生气啊。好好的休日为什么不休息?为什么一定要亲自过来接我?天这么冷,为什么不在车里等我?”那双手攥得更紧了,七濑陆甚至觉得有点疼。但他没有挣扎,只是眨着眼睛等待着。

 

他没有等太久。

 

“RC里的那些话,不要通过网路,直接对我说啊。”

 

这是可以沟通的信号——七濑陆敏锐地捕捉到了。

 

 “一织!”他挣脱对方已经卸了力气的禁锢,举起手,像是上课要发言的学生,“我还有事要说!”

 

和泉一织点点头。

 

“之前和国王布丁合作的时候,经纪人告诉我你很在意没有兔耳friends的企划!”陆听到驾驶座传来慌慌张张的惊叫声,心里悄悄对经纪人说了声抱歉,“我去问了环,然后买了很多合作的威化回来,终于拿到了这个!”

 

七濑陆从胸前的内侧衣袋里掏出一个金色挂件。它被放在最靠近胸口的地方。属于七濑陆的,跳动的鲜活的心脏,在将血液供应至全身的同时,也一次次的跃动中,温暖了小小的兔子玩偶。

 

现在他把它珍重地放进和泉一织的手里。

 

他抬起头,在明暗变幻中悄悄打量对方的反应。一织应该会高兴吧?可自己的想法总是无法和一织联系上,就像他知道一织生气,却不知道他为何生气一样。

 

他喜欢这个礼物吗?

他喜欢自己来接他吗?

 

回应他的是一个力度不亚于方才的拥抱。

 

和泉一织把自己埋在他鬓角红发里,呼出的热气在消散之前,先颤抖着灼伤了他的耳朵。

 

于是七濑陆高兴起来。他的手也落在对方的背脊上,用更舒服的方式抱住他。窗外夜空晴朗,黑发也融了进去。亿万光年外的光全都降落,他靠在他的颈窝,看星辰在他发间飘散闪烁,又聚成歌。

 

 “生日快乐,一织。”

 

 

END

 

 

下车以后,和泉一织的眼睛红的像兔耳friends【。

 

 

iorin生快!!希望今年有更多人爱你!!!

 

评论(3)
热度(35)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