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森鬼】Dark Paradise

>>森冢骏 x 鬼崎明日菜

>>原作向,时间线井之头池事件真相大白之后

>>冷到极圈,自己割肉【泪

 

 

BGM戳这里

 

 

鬼崎明日菜走进街角的公园里。这是个附带儿童游乐设施的普通公园,已经放学的小学生们正在体型庞大的滑梯上下钻来钻去,带着蹒跚学步的孩子来的夫妻正在鼓励孩子迈出第一步。欢声笑语隔着大半片空地落入鬼崎耳中,恍然间犹如聆听另一个世界。

是的,另一个世界。

256事件的调查已接近尾声,比起最后的裁决,更关注事件真相的鬼崎显然没有继续看戏的兴致。事实上对他人来说只是新闻播报里的数字和人名,荒唐如几个世纪之前令人哄堂大笑的戏剧的“悲剧”,正切实地在鬼崎的生命里上演。再也不能隔着屏幕事不关己地谈笑或奚落,她站在“悲剧”演出者的一方,看着别人甜蜜幸福的日常,心如止水。那些油盐酱醋的琐碎安稳,她也曾经拥有,但在命运狠狠撕扯过的现在,已经不是她的东西了。

幸运的是,她不是孤身一人。这样的悲剧最少还有256个家庭在同时经历。


若说鬼崎凄惨,那定是算不上的。最可悲的人们已经长眠水底,而带给其周围的苦痛还在蔓延。鬼崎认为自己不能算其中的一份子。她不是任何人的亲属朋友,却足够幸运地可以凭借自己的能力见到其中最特别的八个人,同他们交谈谋划,将丑陋的黑暗公示于众。

但还不够。她悲伤的起点,理智的开关,求索的动力支撑着她,在一切结束的半个月之后,还在跋涉奔波。

鬼崎在公园的长椅边坐下。这个角落除了她空无一人,鸽子在残雪里寻找着埋藏的谷粒,夕阳的余晖把椅子和她的影子都拉长到抽象,清冷又萧索。

鬼崎只是裹紧了毛线外套看了眼手表。

四点半。

她深吸一口气,兀自开口。



“我闻先生给了我第一个提示。他让我留意一下近期BL同人志的贩售信息。他不像是一个有这方面喜好的人,”鬼崎回想起我闻悠太欲言又止的别扭神情,顿了顿才接着说,“所以我特意在网上搜索了一下,发现了这个。”

她从包里拿出一本A4大小的刊物放在腿上,封面是两个男子坐在长椅的两端,背景是樱花盛开的公园。

“我读取了记忆,发现这本同人志是西园小姐大学所属社团出品,封面是整理社团活动室时偶然发现的西园小姐的遗物。于是我去了一趟成明大学。”

“西园小姐留在大学的遗物并不多,除了速写和插图以外,只有一件物品让我感兴趣。是一个银制的子弹型项链。”

话音落了之后,鬼崎停顿了许久,久到远处的小学生有一半都回了家,她才下定决心一样稍稍提高了声音。

“您肯定对我怎么找到这里不感兴趣,毕竟是您出的题,而现在我已经坐在这里了,再谈论这些毫无意义。况且这次真的太简单了,您根本不是想难住我,只是单纯想让我兜圈子罢了。”

“不对吗,森冢先生。”


夕阳消失在云层之后,鸽子呼呼啦啦飞起一片,而原本空无一人的长椅另一段,突然出现了一位戴着浅驼色帽子身着同色风衣的青年。


“您好呀这位可爱的小姐!感谢您刚才的耐心讲解,不过考试作弊可是不好的行为,出卷老师可要嘤嘤嘤地哭了呢。那么我还有一个问题,好好审题的学生应该不会现在出现在这个公园里,能告诉我您为何会来吗?”

“最后的提示是‘樱花盛开的公园内的长椅’,往年这个时候樱花已经开了,但今年有寒潮,所以花期推迟了一周。不过考虑到出卷的时间应该还没有寒潮预报,所以我还是选择这个时候来了。顺便一说,就算您确实是一周后才现身也没关系,从我得到最后一个信息开始,直到四月下旬我都会守在这里。”

“呜哇,“森冢骏把帽子扣在胸口,语气少见地无奈 ,”这可真是令人吃惊的执着呢。”



“那么作为找到我的奖励,小明日菜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鬼崎盯着自己的鞋子出神。该问什么呢?身边的人是探听高手,反之想从他那里套出话来也不容易。不愿答的问题他大概会给出无懈可击又毫无意义的答复,或者干脆转移话题。森冢骏正用手指一圈圈转着自己的帽子,轻声哼着小调,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即使在知道自己已经死掉之后,他也一直保持着冷静,推动着事件的解决,更别提现在了。

机会只有一次。

一辈子只有一次。

最后一个男孩被家人从公园内接走,临走前指着鬼崎问为什么姐姐自言自语了那么久。

“她也是井之头池事件的受害者家属吧?最近经常能在附近看到这些人游荡,怪吓人的。”

“你少说几句吧,“男人牵过了频频回头张望的男孩,“走了哦,瞬。”

啪嗒。鬼崎明日菜微微怔愣,就看到森冢骏的帽子落在了地上。



“哎呀,让小明日菜看到了我不帅气的一面,失策失策。”

森冢弯腰,捡起帽子拍了拍放在长椅上,轻声笑了笑。

“不过最逊的场面应该有百分之八十……不,百分之百被见到过了,所以也没差。啊啊,我还是挺想给小明日菜留下好印象的呢。”

“之后的生活要怎么办?”不可思议的,得知森冢骏并非表现的那么有余裕之后,话反而容易说出口了。

“让我想想……既然我们已经作为灵魂存在了——以电磁的形式,那么不在同个维度的生者是无法干涉我们的吧。桥上老师的论文我研究不多,但只能凭借微弱的五感被感知到的我们,从社会层面来说已经死亡了。不会给社会带来福利,也没有什么危害,只是单纯的堆积在那里而已。”森冢做了个金字塔一样的手势。

“不是这个。森冢先生自己呢?你要怎么生活?”

“房租暂时还没有到期,所以最近没问题。”

那以后呢?如果她不曾找到这个公园,森冢骏是不是作为256人里的一个,永远地死在那个疯狂的实验里,个人信息被盖上“已死亡”的标签,除了近期的电视报道,之后都不会再有人提起?

鬼崎又想起森冢刚刚提过的“社会层面的死亡”。

这个世界明明有那么多无所事事的人,那么多与鬼崎明日菜无关的人。

为什么。

“为什么死的是森冢先生啊!”


道旁的路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亮了,一段一段照亮生者回家的路。不远处住家的狗突然狂吠起来,像是应和鬼崎没有答案的质问。她以为自己已经麻木了,数月的追查让她见识了无数的生离死别,她应该成长了。可到头来了还是压抑不住地问了这句话,向着这个最苦恼也最想知道答案的人。

森冢终于站了起来。他走到鬼崎面前,双手包裹住她的脸颊,棕黑色的眼睛直视她的双眸。

“鬼崎探员,请你报一遍自己的基本信息。”

“诶?”鬼崎犹豫了一瞬,还是照着森冢的要求说了下去。

“鬼崎明日菜,17岁,心理占卜术能力者,即将成为成明大学法学部一年生,FBI探员……”

“OK,stop.”

森冢冲她眨眨眼,“森冢骏,26岁,虽然看上去娃娃脸又像cosplay,不过姑且还是个刑警。现在提问!我和小明日菜有什么区别?”

“区别……也就是年龄性别职业…………”

“那死去的其他255个人和没被牵扯进实验的人呢?每天交通事故死亡的人呢?火灾死亡的人呢?”

森冢抱住鬼崎,她听见他的声音,左耳清亮右耳沉闷,穿透空气和骨骼。

“没有为什么,只是恰好是我,是森冢骏而已。”


有谁在哭。

那声音撕心裂肺又近在咫尺,熟悉得仿佛每天都能到。

视野里路灯和地面都在摇晃,光和夜色糅杂成一团。

所有的阴谋和妄论一起消失。森冢骏的存在透过身体的触感传来,却又摇摇欲坠。

最冷的不是身处黑夜,而是在黎明前的美梦中突然醒来。

鬼崎明日菜放声痛哭。

 

 

 

END

 

 

加粗:“骏”和“瞬”的日文发音是一样的。森总以为在叫自己。

 

从第七集就很喜欢鬼崎妹子啦!这种话不多办事快又不矫情的妹子真是心头好ww

森总一路帅气到不行,只有谈到鬼崎妹子的时候特别认真情绪波动很大,第八集还当着一票人的面夸鬼崎www也能明显感受到森总在躲她,果然明日菜是不一样的!

初衷是想写写不那么有余裕的森总,结果两人讲话超多……很少用对话支撑全文,好难写得不水_(:з」∠)_

“微弱的五感是我们的存在”取自ED歌词,也是这篇的基石,我很喜欢这句ww

想看更多的森总和鬼崎妹子,CP冷BG更冷啦!!有没有小伙伴抱团取暖啊இAஇ

评论(30)
热度(56)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