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风雪夜

>>本篇维克托单人出场,无CP

>>吸血鬼pa

>>脑了很多设定,总之先放维克托出来耍个帅

 

西欧利亚的皑皑冰原之上,旅人正艰难地跋涉。

他摊开手中的地图,原本森林北面的小镇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背包里的指南针早就坏掉,他无法确定自己是否走差了路——这里放眼望去空空荡荡,只有雪。

他已经走了一天一夜,实在精疲力竭。可他不敢歇息。森林里有狼群出没,打个盹的功夫就可能尸骨无存。

现在倒是终于走出了森林。他回头望望,黑压压的树枝在遥远的地方压成紧密的线,几乎看不清了,可美酒、面包和温暖的床铺还是没能出现在他眼前。

他抬头看了看天。日头渐晚,天却惨白地跟地面没什么两样。耳边寒风呼啸而过,犹如诡异的嘶吼。视野尽头正酝酿着一场暴风雪,就连酒馆里最泼辣的姑娘也会被吓破胆。旅人摇摇头,心想自己虽不是姑娘,可冻到麻木的双手和被雪水浸透的靴子无一不在提醒他,他能依仗的,只有生而为人的本能罢了。

腰间的只剩一口酒,旅人咬咬牙,解下酒囊一饮而尽。

 

在暴风雪将他笼入死神的怀抱之前,他终于看到了一线曙光。

十点钟方向出现了一座古堡。根据经验来看,不超过十里便能走到。旅人为这突然现身的古堡疑惑了片刻,便摇摇头打消顾虑——毕竟自己一心往前走,疏忽了两旁也是正常的。

他只求这古堡并非废弃的要塞。毕竟这里荒无人烟,除了军队,他想不通还有谁会在此常驻。而这里实在太荒凉了,连运输的车马压出的路也没见过一条,希望古堡里还有人在。

 

走近了古堡,旅人才后知后觉地感到震撼。这完全不同于他臆想中的边陲要塞。古堡占地广阔,印象中如此大的规模只在港口重镇见过。一般要塞巨大的实心铁门也并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排低矮的围墙,上头的铁栅栏绕出繁复的花纹,在冰晶的包裹下甚是好看。围墙的正中央有一扇镂空雕花的铁门,精致有余,看家护院倒显得华而不实了。

铁门没有锁死,从两扇未关严的门扉中可以窥到围墙后的庭院。只一眼,旅人就能断言,庭院的面积绝对抵得上小半个那西方赫赫有名的大教堂。只不过现在全被积雪覆盖,同黑黝黝的铁门两两相应,显出点凄凉的氛围。

在这几重震撼之下,最后边的古堡只是规模庞大,倒没那么显眼了。

深吸一口气,旅人推开吱呀作响的大门,走了进去。

 

拍门用尽了他最后的力气,等待耗尽了他毕生的耐心,好在这些都是值得的。

古堡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开门的人带着一顶雪獭的睡帽,银色的头发被压在下面,只有刘海恹恹地垂在眼前。他身材纤长。披着一件厚实的毯子人也不显臃肿,脖颈被领口整条狐狸皮毛一裹,衬得比外头的雪还要白。

来人一定地位非凡。旅人松了口气。若是下仆之类的来开门,说不定自己就被拒之门外了。有钱有身份的人多少都有点不知人间疾苦,同情心也重,自己说不定会被留下来。

旅人定了定神,顾不上礼仪,迫切地先将自己的需求说出口:“好心的大人,我在雪原上迷路了,能不能求您施舍些吃的,好让我走过这段路。”

意料之中的,眼前的贵人扬了扬眉毛便把他让了进来。

“哎呀这可不行,外边这么冷是要冻坏的。”他转身朝屋内的某处看了看,“暴风雪就要来了,先进来避避风吧。”

 

旅人感到受宠若惊——尊贵的大人将身上的毯子让给了他,这下那人身上只有一件丝绸的睡袍了。

他慌忙退让,眼前人却只是摇摇头笑着说,屋内其实十分暖和,他并不觉得冷。

旅人心里还是生出点忐忑。身上的毯子看起来笨重,实则非常轻便,长长的皮毛同雪貂一般是白色的整张皮子,难得的是一块杂色都不掺,只在中间用金丝线绣了花纹,陷在绒毛里看不清。

真的是他冻到麻木了吗?披着这样好的毯子,他还是觉得十分冷,甚至比在外边行走时更甚几分。

尊贵的大人边引着他往里走边开口道。

“家里下人都睡了,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不不,大人不必客气。”

“看您十分疲惫,想必只有新鲜的食物才能帮到您,请这边走,我带您去地窖。”

 

若说大厅富丽堂皇,越往里走就可说得上是越朴素了。

先前在前厅只是略略撇过一眼,金器宝石便数不胜数,里边的房间倒是没这些装饰,门框也是普通的木质,只是雕花同门外的铁栅栏一样精细无比。旅人松了口气,加快了步子跟上正顺着石阶向地下走去的人。

说来也奇怪,这屋内一盏灯都没有点,只借着窗外的月色照明。他跟着人走尚且吃力,眼前人缺毫无障碍似的。

这是大人的古堡啊。这么说服着自己,眼前人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就是这里了。”

 

推开地窖的木门,旅人走了进去。

意料之外,这里并没有储存着面包和红酒,倒像是佣人房似的,靠墙边放着两排床铺,每张床上都躺着一个人。这些人有男有女,但都穿着正装,双手叠放在胸前。

穿着不像是佣人。但有钱的老爷们都有些特殊的癖好,给自家仆人穿好衣服简直算不上什么了。旅人边想边摆手:“大人不用叫佣人了,给些干粮果腹就成。”

“那怎么行。”原本站在后边的人踱到房间中央,转头冲他勾了勾嘴角。那面容仿佛是宫廷画师最自满的杰作,一沟一壑都是上帝的手笔。岁月像是绕着他走,虽然白发已生,却一点皱纹都看不见。月光照在他高挺的鼻梁上,打出一片深不可见的晦暗,那双眸子却愈发亮了起来。

等等,月光?这里是地下,怎么会有月亮?进门前还是风雪欲来,又怎么可能不多时便云消月现?

旅人压在心底的恐惧突然涌了上来。这古堡为何突然出现在自己视野里?森林后的小镇为何消失不见?自己穿越森林的几天时间里,一次都没有和狼群遭遇,真的是幸运?

他踉跄着后退了一步,手不经意间攥住了身上的毯子。

这毯子上的刺绣、木框上的花纹、铁门上镂空的图案……

一次次出现在他眼前,他竟没认出来。这是——

“黑魔法标记!!”

 

“真困扰啊,这么多食物都不和口味吗?”那人一步步走过来,在跌倒的旅人面前俯身。

旅人惊得目眦欲裂,晕厥前最后的画面就是那人缓缓取下脖子上的狐皮。

“那这个呢?”

 

 

END

 

维克托宝宝ex委屈:都是好吃的呀……都是我的储备粮…………

吸血鬼维的一点私设:

是纯血种,活了很久了

本篇刚睡醒。所以古堡会突然出现。暴风雪也跟他的苏醒有关

是个和平爱好者。储备粮是濒死的人类,其实以吸血鬼的口味来说并不好吃。喝过的最对胃口的血是小毛的

喜欢热闹,不知道为什么把家建在冰原了,又远又冷,小毛总会抱怨虽然小毛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小毛的名义监护人。

目前勇利还是人类还没出生

 

 

发烧昏睡一天,愤然挖坑,现在爽了哈哈哈哈

 

评论(6)
热度(2)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