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双yuri】Sweet Darling

>>双yuri无差,文如其名小甜饼,不甜不要钱

>>OOOOOOC


 

 

BGM戳这里

 

 

胜生勇利推着车回到“乌托邦”的时候已经接近午夜。送完了最后一单外卖,街道上已经冷冷清清,乌托邦也只有玄关的灯亮着,等着未归人。他脱掉鞋子走进去,过了转角,意料之外地发现真利倚在楼梯口。

“厨房给你留了宵夜,记得热了再吃。”她转身要走,又想起什么似的停了下来,指了指楼上“人回来了。”

“嗯。”勇利含混着应了一声,也不知道听没听清。真利探究地看了他一眼,随即作罢,摆摆手回房间去了。

四下寂静无声,只有老旧的白炽灯尽职尽责地照亮着玄关的方寸之地,嗡嗡的电流音从身后传来。直到这时候,他才松了口气,笑意再也抑制不住地爬上嘴角。

“嗯。”这次明显比刚刚认真许多,他抬起头向楼上走去。

 

他预想过很多次今晚会发生什么。

最大的可能是自家恋人在千里之外隔着听筒冲自己狂吼。一个赛季刚刚落下帷幕,记者会和各国采访一定来势汹汹。但那人肯定不会在意这些。勇利太了解他了,比起十分配合地做饭撒的自家前教练,他肯定不屑于此。

“笨蛋勇利!你有好好看我的比赛吗!”那声音一定隔着嘈杂的人声和呼啸的风雪,第一时间扑到他耳边。

又或者他心情不错会拍几张照片?或者一段视频?

勇利边爬楼梯边回忆。之前的设想多如繁星,他却把最期待的压到角落里。

他会直接来见我吗?这个想法冒出来的瞬间就融化了,无声无息,像是积雪消融在树梢。那时候的勇利摇摇头,接过母亲递来的外卖便蹬着脚踏车出去了。

现在倒是能听见一点水滴落下的回响,合着踏在木质地板上的脚步声。

噔。噔。

嗒。嗒。

 

拉开房门,果然如真利所言,看到了许久未见的恋人。

他穿着当年商店街买的狮子T恤,塞着耳机躺在床上,头枕着手臂,已经蓄长的金发散了满床,被子在床尾窝成一团,纤细的腰露了一截,白晃晃的。

已经睡熟了。

勇利叹了口气,走过去帮他把被子盖好。

同样在小憩的猫被惊动,从床上一跃而下,甩着毛茸茸的大尾巴嗅了嗅,确认了另一位主人的气味以后,便亲昵地去蹭他的腿。

一时间房间里只有软软的猫叫。

勇利弯下腰,揉了揉头又搔了搔它的下巴,便把它抱了起来。

“嘘。”他冲着猫咪竖起一根手指,却被小家伙误以为要玩耍,被粉嫩的肉垫糊了一脸。

“他太累啦,我们下楼去吧,给你找点吃的。”

 

勇利安顿了猫,才想起厨房的宵夜。他退役后的这些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名人效应,家里的生意反而好了起来,开拓了配送业务。他这个平白多出来的青壮劳力便常常奔波在外,帮扶家里。

有赛事的时候也经常被请去解说,偶尔也会去冰上城堡带带刚入门的孩子。勇利自己是非常开心的,生活平静又充实,如果他不选择花滑职业选手这条路,现在大概也是这样生活。

但真的没区别吗?勇利有时候会忍不住问自己。

当然不是。最大的变数现在正卷着被子靠在门边看着他。

 

尤里·普利赛提像是闻到食物香味的猫一样。他揉了揉眼睛,目光越过恋人,落在正在运作的微波炉上。勇利没有开灯,整个厨房被微波炉发出的光芒笼罩。那点橙红色浮动在尤里眸子里,染得碧色也带了暖意。

“炸猪排饭。吃吗?”

“…………嗯。”

 

“味道和去年的不一样了。”尤里皱着眉,但还是没放下手里的碗。

这才是清醒时候的尤里。勇利默不作声地点点头,解释道:“毕竟不是现做的。明天我做给你吃。”

他看到尤里眉间的沟壑又深了些,明显是并不满意这个回答。

可金发的青年并没有发作。大概是坐在黑暗屋里唯一一隅光明之下?又或是相隔异地许久之后的难得独处?勇利只觉得自己肩膀一沉,身旁一头金发就铺在了自己背上。尤里还在咀嚼,塞得鼓鼓的脸颊一下一下触碰在他肩头,发出无言的抗议。

“好了好了。”勇利手撑地板向后退了退,有点吃力的把人圈进怀里,头埋在颈窝。

长得也太快了,大概下次见面就会比自己更高了吧。

种族优势真好啊,年轻真好啊。

我的小王子。

“欢迎回家。”

 

 

 

 

“笨蛋勇利你挡到我吃饭了!!”

 

END

 

过生日要吃甜的!!糖!!祝我自己生快!!

评论(9)
热度(72)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