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维勇】不纯情利己主义(下)

>>第一人称,勇利视角

>>OOOOOOOOOOOC

>>这回真是小甜饼了!!

 

 上篇戳这里

 

 

我还是关了手机,躲到冰之城堡避难。

根本不能冷静。

他为什么要突然退役?为什么这个时候公布?为什么给我发了一张意味不明的照片?还说要一起吃炸猪排饭?他在敷衍我?他受伤了吗?

我猛地一拉鞋带。

 

踏上冰面的时候,我拍了拍脸颊。

身体很僵硬,不用确认就知道。我只是漫无目的地在冰场上绕圈,从这头绕到那头。这样不行,我曲起膝盖手掌撑着大腿滑了个直线,又折返回来,停在入口。

大家面面相觑的情景还印在脑海里,每个人都觉得找到我就有了答案。可我才是最晚知道消息的人,就像当初维克托来当我教练的时候一样。那时候惊吓大过喜悦,之后就是无端的患得患失和紧张,生怕第二天醒来维克托就不在了——但他还是留了下来。

早上那点窃喜和得意一丝都不剩了。现在倒是能回想起当初维克托问我要不要饭撒时候的不甘。

啊啊,就是这种感觉。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想起来了,果然是因为之前太过顺遂。

低下头,脚下的冰面白晃晃的。明明这么近,却看不清。

连续两个月封闭训练时丝毫感受不到的劳累和苦闷好像这一瞬间都钻了出来。

 

我不能就这么消沉下去。

美奈子老师没有跟过来,小优也只在门口打了个招呼。每个人都在照顾我的情绪。大家都想知道怎么回事,但还是以我为最优先。

这样不是又变回在卫生间掉眼泪的我了吗?没用的、没有自信的、只能依赖别人的我。

我狠狠捶在围栏上,手掌终于有了点热度。

“你是为什么要继续职业生涯的,给我回想起来啊胜生勇利!”

 

“对对,就是这样。”几个月没听到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记者翻遍长谷津也没找到的话题制造者刚刚推开冰场的门。

我直直地瞪着他,所有的话一口气拥堵在嗓子里,最后哪句也没冲出口。

我不可抑制地干咳起来,心里忽上忽下,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在冰之城堡还是在大奖赛决赛。

简直要吐出来了。

 

维克托没事人一样踱到场边。他穿着花衬衫和更花的短裤,手里还拿着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扇子,再来一杯鸡尾酒的话活像从夏威夷过来的。

他的皮肤晒黑的一点,银白的刘海依旧软软地搭在左边,随着走过来的步子微微晃动,没被盖着的眼睛眨了眨,不像饭撒那么刻意,是更接近亲昵的小动作。

这可真是比全裸还刺激。

我深呼吸,把所有的疑问都咽进肚子里。脚下换了个重心,还是死死地看着他。

 

“记者呢?”

“被支走了哦。”

“你去夏威夷了吗?”

“差不多吧”他歪着头想了想,“还是长谷津比较好。”

“……”

“炸猪排饭最高!”

 

我不知道对话要怎么继续下去了。明明想问的比家里贴着的海报还要多,但方才决定闭口不提的瞬间,就同昨天摄入过多的酒精一起被身体吸收,然后钝痛着传送到大脑,一下一下敲打,像是寺院的钟。

当初维克托站在自家温泉里说要当我教练之时,我尚且还有吐槽一句的余裕。现在我张了张嘴,声音就像声嘶力竭地哭吼过一样,颤抖又疲惫。

我被自己吓到了,上次这么狼狈是什么时候?

 

维克托没有给我整理思绪的时间,他走完那一小段路,站在我面前,倾身过来勾住我的下颌,拇指摩挲着放在我的嘴唇上。

一如既往地熟练。

我突然很生气。眼前的这个人,一直都是这样,优雅又轻佻,对谁都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对我,对尤里奥,对全世界的粉丝,都毫不吝惜自己的笑容。

但现在我们俩呼吸交融在一起,眼睫毛上下忽闪交错,这么近的距离下我能看到他鼻尖细微的绒毛,和眼角浅浅的皱纹。

好像精致的童话突然裂了缝,笔墨里透出现实的光。

我忍住后退的冲动,牙齿阖在他的拇指上,稍微使了点力。

别再想蒙混过去了。

 

 

“我想和维克托站在同一个赛场上。”

下意识屏住呼吸,身体的感官终于从麻木的冰桶里捞出来。冰场外的车灯一闪而过,蝉鸣蛙鸣聒噪一片,托着我的手被染上凉意,自己的心脏咚咚跳个不停。

他的眼睛亮了起来,笑意从嘴角蔓延,餮足一般。

“但我找到了更感兴趣的东西。”

“比冠军更有趣?”

“恩,多4碗炸猪排饭的程度吧。”

那是什么计量方法……

我脑内吐槽刷过一片,方才大起大落的心却不可思议地平静下来。

维克托要退役这件事,和心里那些无法说出口的苦涩一起偃旗息鼓。

毕竟他人就站在这里啊。

 

“但我有点苦恼。”维克托一边小声抱怨着好冷,一边摘掉了冰刀的保护套,跟我一起站在冰场上。

“以前感兴趣的事只要自己努力去做就好了,可这次单打独斗行不通。”

他绕了几圈停在我面前,然后退开几米,一只手笼在胸口,一只手平直地向外伸展,单脚冰刀点地,远远地做了个邀约的姿势。

是挺帅的,如果不是配着夏威夷裤衩的话。

“你是哪国的王子大人啊……”我失笑。

 

 

“我一直在思考。站在赛场的我已经不能给世界带来惊喜了,赢变成了理所应当的事。那时候我才发现,我的视野太小,除了冰刀划过的痕迹看不到其他。但还有人,愿意放弃广阔的世界,只为跟上我的步伐。为什么呢?为什么呢?”
他话音一顿,收敛了笑容,眸子里聚起万千光。
“勇利没有的我是不会教的,但很多事我也在学。”
比如怎样保持新意,怎样突破自己。
“比如怎样爱一个人。”

 

 

“来吧,勇利。”

维克托直起身,向我伸出了手。

 

 

END

 

 

首先感谢一下被我压榨的狸子@苏目_苏木 

还是要吼一句:我!甜!回!来!了!!!

加粗那句勇利是对自己说的,也是想对维克托说的。

最后一段改了很多遍,还是无法割舍祈使句。不算委婉也不是征求意见,动画的维克托给我的感觉就有这种气势。

4碗炸猪排饭的梗:从第一集推断维克托来长谷津应该是四月,感谢小天使捉虫w

每次埋梗都是自己暗爽,有人来跟我聊聊就好啦_(:з」∠)_

 

 

评论(16)
热度(92)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