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IDOLiSH7】Turn Off The Light 03

>>爱娜娜贵乱第三发,45场合,其他角色出场有

>>预计主要角色1457910

>>乱,ooc,慎

>>年龄操作有,45同龄

>>kuji小五真好看!

 

 

前文:

Turn Off The Light 01

Turn Off The Light 02

 

 

 

Turn Off The Light 03>>

 

 

四叶环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客厅一片灯火通明,空落落的只有他一个人。之前他躺在沙发上玩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了过去。睡梦里模模糊糊听到手机铃声的时候还以为是天亮了,缓了好一会儿才发现有什么不同——那是他专门为逢坂壮五设的铃声。

他伸着被压得酸疼的手去摸桌上的手机,接起来之后却没有听到预想中的那个声音。

“喂喂?”另一端陌生男人的话夹杂在喧嚣的人声里顺着电波传入四叶环耳中,一阵烦躁无端涌起,他啧了一声,在沙发上翻了个身,才又把手机放在耳边。

好在对面的男人也顿了顿——像是又看了看联系人的名字,不确定的声音有些失真,“是四叶先生吗?逢坂桑在酒馆喝醉了,能麻烦您来接一下他吗?”

四叶环不耐烦地随意敷衍了两句,应了下来便挂断了电话。凌晨一点四十三分,看着长时间无操作而暗下去的手机屏幕,他抓了抓头发。怒火好似终于摆脱了睡意的阻拦,在深夜十分苏醒。像是结束冬眠的猛兽,四处寻觅能够果腹的吃食,四叶环随意捞过一件连帽衫套上,重重地关了房门。



见到逢坂壮五的时候,四叶环心中爆裂的火一瞬间熄灭了。

他的恋人垂着头抱着脑袋蹲在店门口,一股颓废的失意青年的气息扑面而来。脆弱又无助,少见于这个人身上的特质在此刻暴露无疑,大概是清醒的逢坂壮五听说之后会羞耻到推门而出的程度。

什么失意青年,自己的恋人不就在面前吗。

从陌生男人手中接过醉得不省人事的逢坂壮五的时候,对方还在不停地道歉。

“实在对不起啊四叶先生。我们在旁边聊得起兴,没想到逢坂桑自己坐在角落里喝了那么多酒,等注意到的时候他已经醉成这个样子了。”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四叶环,才又接着说,“您是逢坂桑的亲戚家的孩子吗?抱歉啊逢坂桑不太提家里的事,我们也没他的住址,还让您大半夜地跑出来。”

四叶环低头看了看自己,连帽衫上印着国王布丁,穿着纯色的五分裤,蹬着一双人字拖。头上还绑着发绳,他想,乱糟糟的,看起来像极了他教的那些学生。

也难怪对方把自己当做亲戚家的孩子。

大概对于自己的号码存在逢坂壮五手机联络人的第一个,也会有“外地亲戚家的孩子借宿逢坂家”的合理猜测。

四叶环挥了挥手,半是打断对方的话半是打消自己无意义的联想,一只手架着逢坂壮五的一条胳膊,另一只绕到他身后把整个人搂住,找了个方便使力的姿势,就摇摇晃晃地拖着逢坂壮五回去了。



半途中逢坂壮五醒了。不是酒醒,只是睡足了可以接着闹的那种。

四叶环十分熟悉这个套路,见人醒了就不再架着,放开了让他自己走。但这次逢坂壮五既没有抓着他胳膊不松手,也没有在发现自己被丢开之后转而往四叶环背上爬,只是安安静静地走在四叶环身旁,隔着一只手就能触碰的距离,从闹市走到了静谧的住宅区。

太安静了,平日里那些唠唠叨叨的嘱咐、压在心底好久的不满抱怨和满溢而出的爱语仿佛鼎沸人声一样被遗落在身后,他们一步一步都在踏向更加沉寂的未来,踉跄又坚定。

“说点什么啊,小壮。”四叶环终于忍不住停了下来,站定在灯光晦暗的街角,看向逢坂壮五。

逢坂壮五仿若没明白现下的状况,又向前走了几步才停下,转过身疑惑地盯着他看,像是不懂他在说什么。

又来了,四叶环皱起眉头,那种脆弱又无助的感觉,这次是从相交的目光里直接传递过来。四叶环觉得委屈,为什么自己要被这么注视着,明明抱有疑问的是他吧。

那个人站在路灯下,头顶落了一层惨白的光,脸却大部分藏在阴影下,同逢坂壮五本人一样。他总是看起来得体、温柔、谦逊,内里却混沌得一塌糊涂。他总是压抑着,直到自己破破烂烂遍体鳞伤。四叶环知道的,早在他们在一起之前就明白这是一个怎样的人。他也习惯了隔段时间便以自己的方式搅一搅逢坂壮五的内心——即使那里伸手不见五指。

但那时候他抛出的不解都会被逢坂壮五照单全收,他需要帮助的时候自己也会向四叶环伸出手寻求助力,而不是现在这样。

逢坂壮五只是无声的站着,一时间四叶环分不清对面的人到底醉没醉。这太过反常,他原本已经做好被念叨的准备,甚至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可以让他们坦白处理一些之前积攒的误会,毕竟自己的恋人只有喝醉之后最为诚实。

想到这些,四叶环又恼火起来:他不说,自己又怎么知道该怎么做?

就在四叶环以为沉默的僵持或许会直到黎明到来时,逢坂壮五终于说话了。

“⋯⋯环君,对不起。”逢坂壮五跌跌撞撞地走回四叶环面前,“生气了吗?”他思考了一下,又自顾自地点点头。

“一定是我做错了⋯⋯”他把头搁在四叶环的颈窝,这动作有点吃力,他踮起脚环住对方,把他拉到同自己差不多的高度才舒服了点。

四叶环想问逢坂壮五为什么晚回家,为什么喝得烂醉,为什么不同他人讲明两人的身份。他自己没有大肆宣扬过两人的恋爱关系,但被问到的时候不会避讳——虽然表述能不能让问话者听懂又是另一回事了。

模糊的困惑在四叶环心里酿成苦涩,就像逢坂壮五常喝的酒,他并不喜欢。他想问,又不知从何说起,把缠成一团的毛线解开不是四叶环擅长的工作。

而擅长这类工作的人现在趴在他肩膀上,含混不清地说着什么,呼出的热气一下一下打在四叶环耳廓上,声音却没能一同进入脑海。

四叶环一边发出啊啊的大声抱怨一边揉着自己的头发,一时间不知道是搂紧还是放开这个人更好。到头来应对喝醉了的逢坂壮五的方法,这么多年也没什么长进。

倒是逢坂壮五先站直了。

“环君,”他表情突然严肃起来,让四叶环不禁也跟着站好,“明天的考试,要加油啊。”

“哈?”

“能通过的话会给你买国王布丁,所以不要留级。”

说完像是松了一口气,整个人一下子瘫软下来扑进四叶环怀里。四叶环忙不迭地伸手去接,却被坠着一起蹲坐在地面。

凌晨的地面带着潮气,有点冷。不远处的住家户养的狗被他们吵醒,打着转吠了几声,又埋头睡了。街道两旁的住宅都灭了灯,只有白刺刺的路灯投下一束一束光明,勾勒道路的方向。四叶环低头,自家恋人正皱着眉歪在怀里浅浅呼吸,嘟囔着“不要留下我一人”之类的,看起来睡得并不安稳。

是真的睡着了。四叶环看着逢坂壮五摸索着找更舒服的姿势,干脆把人横抱起来。

那就回家吧。




四叶环是在第二天上午九点钟睡醒的。午后才有课,他翻个身准备继续睡——探出的手却没摸到预想中的温度。

逢坂壮五不在。

他记得今天一天逢坂壮五都没有排班,但现在本应宿醉的那个人却先一步起来了。四叶环套了件衣服在公寓里找了一圈,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不仅早起,还早早就离开家了。四叶环不放弃地搜查着客厅茶几,餐桌,冰箱的拉门,认清了最后一个事实。

并且没有留言。

他解锁手机,时间孤独地漂浮在两人的合照之上,没有讯息提示。

四叶环啧了一声,狠狠地踹了一脚沙发。

手机被随手丢弃在桌上,四叶环拉开冰箱翻出前几日买的国王布丁,拿了三个出来。他和逢坂壮五有约定,每天最多吃两个,在最初实施的时候,逢坂壮五还会耐心地在每个布丁上标注日期来提醒四叶环。虽然自己的身体管理并不好,但处于职业习惯,逢坂壮五对四叶环的身体健康很上心。只要是正常的排班,每天早上都会给四叶环做好早餐,看着他吃完才去上班。

那时候他们会在玄关交换一个温存的吻。

那时候这间逢坂壮五置办的房产还只是宽敞明亮,而不是空旷。那时候四叶环趴在客厅毛茸茸的地毯上打游戏,侧头便能看到在读书的恋人。那块地毯是他们一起挑的,阳光充足的下午会变得非常柔软,他的恋人坐在上边靠着沙发的坐垫,常常看着书就睡着了。

而现在他只是蜷缩在冷硬的餐椅上,一个人吃着布丁,没有恋人的消息。

四叶环吃了两个布丁,想了想,还是把剩下的那个放进随身的背包里,简单收拾一下就起身去学校了。


桌上的手机发出叮的一声,是新邮件提示:

From:乐乐

环,你今天有空吧?我去找你。

没过多久,无人理睬的屏幕就暗了下去。


 

TBC

 

美帝真可怕…………一下子就爆字数了……………………

还是想开matsuri线……来来来大家一起放飞自我

 

评论
热度(14)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