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甲操】夜半

>>压线赶个白情!!!!!

>>本身只是个短篇而且还没写完……所以只是个段子的长度【土下座,会码完的!

>>大家白情快乐!

 

 

春日井是被突如其来的窒息感弄醒的。

胸口像是压了块石头,沉重和气闷很快传达到大脑里。他艰难地睁开眼,笼罩着整个房间的黑暗如实的告诉他自己的生物钟并未失常。他低头,对上一双在夜半显得格外明亮的金色。

好吧,没有看闹钟确认时间的必要了。

那双眼睛的主人也意识到春日井醒了。随即那人不再摊在春日井身上,而是双臂撑着床,凑到了离目标更近的地方。

“甲洋!甲洋!”

被子摩擦床垫发出的暧昧声响在一片漆黑中格外清晰。那两瓣发出热切呼唤的唇几乎贴在了春日井鼻尖上,随着话语一起落下的热气立刻在鼻尖凝成水珠,莫名的痒。

春日井甲洋的同居人来主操维持着手肘的支点,手松松地悬在春日井的脖颈上。似乎只要一个吞咽的动作,喉结就碰到来主的指尖——春日井的脑子里缓缓翻滚着模糊的念头,却什么都没做,只是眯起眼睛。

那双已经盈满金色光芒的眼睛。

“啊——”来主没有错过这个细节,语气陡然不满起来,“这样很没意思啊?来说话吧甲洋!”

“你⋯⋯”,春日井难得气闷。他瞥了眼床头的电子钟,整理了下思绪,“⋯⋯你凌晨三点把我吵醒就是为了听我说话?”

“是三点零八分。我已经叫了你八分钟了。”来主退下来一点,让两人额头相抵,却用不同于这种温存动作的目光狠狠瞪着春日井,要将他眼中的金色吓走一般。

然后来主愣住了。他猛地起身,身上的被子被挑落在一旁。他把那头那头原本就打着卷的头发揉得更乱了,再开口时,一向自信满满的话语里少见的带上了犹豫的色彩。

“我是为什么想叫醒甲洋来着⋯⋯?”

春日井被迫在凌晨的寒冷空气中赤裸了上半身。他深呼吸,在肺泡都要挂上冰霜的寒意下确定了这不是什么奇怪的梦。

⋯⋯比噩梦还糟啊。

春日井翻个身,想把自己重新裹进被子里。

“啊,啊!我想起来了!”来主一把掀起春日井刚刚盖好的被子——

“去看日出吧!甲洋!”


 

TBC

 

 

 

甲洋:我只想要我的被子【。

 

评论(11)
热度(18)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