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甲操】视线

>>接EXO26话,迁到海神岛半年左右的故事

>>甲洋好难写…………

>>CP感不是很强但确实是甲操,嗯!

 

这只是海神岛众多平静的一个午后。

龙宫岛沉没以后,人类以难以置信的坚韧建设着海神岛。电力设施抢先修复,军事和民用设施逐步修建。“乐园”原本不在首批建设之列,但当它出现在计划书中之时,没有人提出异议——不论是曾经的龙宫岛岛民,还是人类军。

“乐园”从当初单纯的集会所,变成某种圣殿一样的存在。几个月前尚在前线冲锋陷阵的法芙娜驾驶员中的几位住在这间咖啡厅,即使他们现在都不能被称为狭义上的“人”。硅基,永生,读心,瞬移——他们有太多的不同,但新生的岛接纳了他们,并把他们称为,英雄。


不过春日井甲洋不太在乎这些。

今天阳光很好,中午的时候他多吃了一点一骑咖喱,便提早了定于每日傍晚的遛狗日常,带巧克力绕着沙滩走了一圈。回来的时候小总士已经睡了,被真壁抱去了二楼。来主趴在咖啡店深处阳光照不到的桌前打瞌睡,与真正的碳基生物没什么两样。

他进门的时候,真壁刚从楼梯上下来,笑着问他要不要来杯咖啡。春日井嗯了一声,默默地解开巧克力的项圈,坐在了“乐园”里阳光最好的地方。

巧克力甩甩身上的毛,像是要抖掉海风和砂砾,然后欢快地蹿到他的新玩伴身边。

“汪!”

来主一个激灵,瞬间跳到椅子上。

看样子只是本能反应,本人还没从闲适的小憩中完全清醒过来。来主孩子气地揉揉眼睛,看清了对他吐着舌头摇着尾巴的巧克力,又看了看只是望着这边但毫无表示的春日井,哭丧着脸把求助的目光转向真壁——“一骑!一骑!把巧克力带走!”

但真壁并没有表现出一直以来大家印象中的温柔。

“你也差不多该学会怎么跟巧克力友好相处了吧,已经快半年了哦?”他从吧台后走出来,将咖啡放在春日井面前,“跟往常一样,不加奶和糖。”

春日井对着真壁点点头,内容包含对友人的感谢、对真壁处理来主的求援的认同以及知晓了“乐园”主厨午后安排的答复。

黑发的前龙宫岛王牌驾驶员并没有对战友的读心表现出过度反应。他只是无奈地笑了笑,皱起的眉头透露了他对读心的不喜,也仅仅止于此了。春日井注意到了,他的思维停滞了一下,还是抬抬手表达了歉意,“咖喱,可以尝试辣一点的。”

“哇甲洋说话了诶!今天的第一次!”还在同巧克力缠斗的来主先于真壁做出了回应。他看着春日井,只是看着,不含不怀好意的探究,也不带有喜悦赞美的色彩。同惊讶的语气一样,只是阐述一个他刚发现的事实。来主总是这样,像是有无限的精力,轻易就会被吸引。

春日井歪了歪头,视线绕过真壁,看向来主那双被刘海遮住些许的豆灰色双眸——

“甲洋你又读我心!不是说好了不再这么做的吗!”来主察觉到春日井的意图,不满地大声质问。

“嘛嘛,先不说甲洋……”真壁试图缓和气氛,“下午要实验新菜单,来主有什么想吃的吗?”

“一骑咖喱!更辣的!”

而春日井转过头不再看他们。他面向窗子,窗外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再远处是大海。他看着碧蓝的海天边界,心里还回荡着方才读心的所见所闻。来主操真是个表里如一的人,他看着自己和来主一样过长而又卷曲的额发,眼里没什么情绪,却心不在焉。



读心这件事,与其说信手拈来,不如说是无意而为。

春日井漫无目的地搅动着咖啡,任由香气氤氲在整间咖啡店里。瓷质的勺柄与杯沿碰撞,发出清脆的叮当声,与身后吵闹的人声和犬吠一起,组成“乐园的下午”这幅图景。

春日井是有些抱歉的。即使是无意识的读心,也是冒犯,他明白的。但作为人类时并不愉快的曾经又推动着他这么做。被最亲近的人轻视,最珍爱的人突然离世,太过仓促的14岁浪一样将他卷入深海。他有太多的话没有说,也有太多的话没有听到。冥想训练时看到的冰层具象地存在于现实中,透过冰凌射入的日光却了无痕迹可循。于是春日井不太相信言语的力量了。即便是现在,他早就告别年少,甚至连人类的年龄计数方法于他也不再适用,他仍然保持着最直接的沟通方式——读心。

没有隐瞒,没有欺骗,也不会有埋藏在心底永远也无法顺着青春的藤蔓攀爬附生的遗憾。

他比在战争中丧生的人要幸运太多,而支撑起这份幸运的是冰冷的海。

海底寂静一片,只有细小的气泡汩汩升起,撞在冰层粉身碎骨,再无缘近在咫尺的光。




起风了。风声隔着干净明亮的落地窗像是海怪的呜咽。屋外的树林摇曳成绿的波浪,在更远处,真正的海洋潾潾闪光。日头又向西倾了些许,将咖啡店内桌椅的影子拉长成沉寂。

店内没有声响。有那么一瞬间,春日井以为自己又陷入了那片心之海。眼前的阳光都是幻觉,可周围实在太冷,他只好抱住这仅存的幻觉,安慰自己,没关系,没关系——像一直以来一样。

但随即他感受到了不同。巧克力的尾巴悉悉索索地扫在地板上,头顶的脚步声若隐若现。他将重心换到托腮的左手边,听到了椅子与地面摩擦的声响。

这里不是冥想训练的机舱,不是没有尽头的深海。

他在这里。春日井甲洋在这里。

他转过头。来主正对着巧克力竖起食指,比划着“嘘”的姿势。感受到他的目光,他抬起头,长长的额发晃了晃,还是没遮住那双眼眸中一闪而过的金黄。

“嘿嘿。”来主操对他露出一个傻气的笑。没有多余的感情,和不久之前惊讶的发问一样,只是表达了对上目光的喜悦。

真奇怪。他放下手中的搅拌勺,轻微的碰撞随着声波扩散彰显着存在感。

可他分明听到了冰层破碎的声音。




那个笑真是太傻了。

春日井偏了下头,不禁也跟着笑了出来。

 

 

 

END

 

 

 

 

……………………其实操哥也不好写【。

法芙娜二刷中,感觉自己对这部作品做的功课还不够,但忍不住写写他们俩。

甲操真好啊,嘿嘿【傻乐

 

 

评论(5)
热度(52)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