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三日鹤】第二日的摄影禁止

>>爆肝摸鱼产物

>>承接上篇,依旧CP16真实事件改编,当做day2看就好XD

上篇↓

属于你的我的三日月

第二日的摄影禁止

00>>

 

三日月宗近握着鹤丸国永的手,侧着身把那人向身后带了带,不着痕迹地挡住了面前摄影师的视线。

而后竖起一根手指轻点唇瓣。

“嘘——”

 

 

01>>

 

“听小主人说,这次的漫展为期两日。鹤明天还想继续去吗?”

彼时两人已经先于其他付丧神回到了本丸,整个本丸的响动都自两人共处的房间中传来。鹤丸吵嚷着热先去换衣服,而三日月不急不忙地坐在小桌边,伸手摆弄着桌上的玻璃罐子。

透明质地的零食小罐装着同样晶莹的金平糖,细碎的颗粒随着三日月的动作沙沙作响。

三日月开口问的时候,鹤丸的衣衫刚褪到一半,正是半挂在两肘之间。他是个不耐热的体质,背部大片的肌肤裸露,薄汗带着身体的热度消散在空气里,反而微微有些凉。

他愣了愣,隔了一会儿才传来的回答也夹杂在衣料簌簌的摩擦声里。

闷闷地隔着一层布料,一并模糊了言语中的些微失落。

“我当然是有兴趣啦,但三日月你并不想去吧?”

“也不是不乐意。只是不太会应付那么热闹的场合而已,漫展本身还是挺有趣的。”

“那就去吧!”鹤丸换完衣服走了出来,屈起双腿同三日月一样坐在桌边,抬手把压在衣领下的几束长发顺了出来,分两缕自后向前垂在前襟,露出了雪样白的后颈,“既然你没有厌烦的话。”

鹤的神明探过身子,三日月顺势伸出手,指尖的物什准确无误地落入鹤丸微微张开的口中。

一片甜腻自温润中融化开来,鹤丸满足地眯了眯眼。

“多谢招待!”

 

 

02>>

 

“这可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提议要穿内番装来啊。”鹤丸国永手遮阴凉踮着脚向前望着长长的队伍,估算着他们进场的时间。

“内番比较凉快吧?鹤昨天可是出了不少汗呢。”三日月眸子暗了暗,那轮新月也沉入绀色的深夜中不可窥见。

“啊哈,我的内番装是比较凉快啦”鹤丸转过身炫耀一样挥了挥裸露的手臂,明晃晃的拨动眼前人的神经而不自知,“但三日月你这不是更热了吗?”

“没关系,爷爷不在意这些。”

“到底是谁的提议啊。”

 

 

03>>

 

若说鹤丸国永第一天尚算老实,这会儿活跃起来可真是让人头疼了。自前一天三日月准确无误地找到了他,他就仿佛放下什么负担一样,不再担心两人是否会走散。

三日月拿搭在肩头的巾子扇着风,眺望着不远处大波人群中的鹤丸,顺便推掉了一个摄影申请。

那人好像聊尽兴了,一路小跑着奔到他身前也不带喘,“三日月你知道吗!昨天认识的藤四郎家穿裙子的那孩子,”鹤丸还伸手比划了一下裙子的形状和乱藤四郎的长发,“今天cos了明石国行哦!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不知道一期一振看到自家弟弟变成来派的哥哥时是什么表情啊。”

三日月一边笑着听他讲,一边帮他也扇着风。鹤丸已经能熟练运用现世的词汇了,三日月却还不太跟得上,只好迷迷糊糊的听着,也没有放在心上。

只要鹤开心就好。

“话说,”鹤丸故作神秘地突然探过身,坏笑着凑到三日月眼前,“我听说有个三日月“coser”超还原的,但一直拒绝摄影,你认识这位三日月吗?”

那人长长的睫羽忽闪忽闪,在场馆强烈的日光灯下白得几近透明,阴影深深地刻在五官精致的脸上。三日月手没有停,依旧尽职尽责地制造着凉爽的气流,于是鹤丸的头发就真的如同鹤的羽翼一般上下飘飞着,目光却考量着三日月。

“大概是我吧?”

“哦哦,还是挺有自觉的嘛。”

得到满意答案的鹤丸像是真正餮足的鹤鸟一般,撤去了探寻的目光,“怎么,被昨天拍照的女孩子烦到了?”

“并不是哦。”三日月不再扇风,反而折好了毛巾帮鹤丸擦起汗来,张开嘴准备说什么,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好在鹤丸并没有留意到这个细节。他的注意力早被远处长长的队伍吸引了。

“那边好多人啊!我们去看看吧!”鹤丸虽是询问着,却已经挽着三日月的手臂向着目标走去。

“……鹤哟,今天若是我们走散了,去人最多的地方准能找到你。”

“什么?”鹤丸国永回过头,笑意从嘴角的弧度蔓延开来,张扬地绽放在面颊上。

于是三日月也被着笑意感染,摆摆手说,“没什么,走吧。”

 

 

04>>

 

“锵锵!战利品!”鹤丸国永炫耀一般展示着挂在手臂上各式各样的纸袋。

“你这究竟是排了多少摊位啊。”三日月拍拍衣服站了起来,拧开之前备好的饮品将吸管插入其中,递给鹤丸国永的动作一气呵成。

那人也不客气,笑眯眯地接过水瓶低头喝着,好一会儿才开口,“你能看到的在排队的摊位,我全部都有去看哦。”

“所以说到底买了什么?”

“嗯……我也不太懂,不过回本丸之后有的是时间去搞明白啦。”

“鹤,累了吗?”三日月伸手帮鹤丸拎了几个袋子。在他看来,眼前人应该是累了。且不说他同那些狂热的世俗之人一起挤来挤去这许久,单是提着这分量不轻的“战利品”,也是相当费力了。更何况这人现在大汗淋漓,说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都不为过,连鬓角一直不服帖都几缕头发都恹恹地垂了下来。

额头上坠着的汗液流了下来,划过颧骨面颊脖颈,一路畅行无阻,在要埋进衣衫之时被抬手抹去了。

“我好歹也是侍奉过战神的刀,别小看我啊。”鹤丸一边擦着汗一边叼着吸管,含混不清地说着,像是要把身体流失的水分都补回来一样猛吸了一口,转身把空瓶子丢向垃圾箱。

——却没有进。

鹤丸“切”了一声,不满地走过去俯身拾起空瓶。

果然还是累了吧。三日月看着那人微微弓起的背脊,流畅的弧度与翔于九天的鹤鸟并无二致——是强大的付丧神的模样。

但不知疲倦、好奇心旺盛、对新事物抱有非同寻常的热忱——这所有的一切又都如同稚子一般。

这样的鹤丸国永,可是世间独一无二的财富啊。

 

 

05>>

 

三日月牵着鹤丸的手,远远看到那个跟了他们很久的摄影师终于鼓起勇气向他们走来。

他在身旁人察觉之前便不露声色地挡住那探寻的目光。

白得夺人心魄,锋利又果断决绝。这般耀眼的鹤啊,让他忍不住向世人炫耀。

但正是由于太过夺目,他又想像珍宝一样把这人好好藏起来。

他开心的大笑,难过的哭泣,疲惫的样子,又或者是沉湎于夜月光辉的模样,都是只属于他的宝物。

因为这是只属于他的鹤啊。

 

 

那么——

“嘘。”

第二日摄影禁止。

END

首先感谢@Locky_苗叔叔 ←(微博) 提供的三日鹤目击报告ww

一共有两则,但因为有重复的元素,所以只挑了其中一个来写

目击如下:

1.      说起来那天我排着队呐内番的三日鹤就这么走过来,距离有点远就直接举手机拍照了(不太礼貌)然后那个内番爷爷看了我一眼把鹤丸往后面护了护,十指相扣啊!

2.      走过去之后有人说要拍照,爷爷抬了个手叫他等等然后撑起了伞揽住了鹤丸。

↑↑↑还要什么我↑↑↑

当即就拍桌子准备码出来了XD

听说上一次大家都被姥爷苏到了于是爷爷也来耍个帅

评论(5)
热度(51)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