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三日鹤】属于你的我的三日月

>>爆肝摸鱼产物

>>CP16真实事件改编,lo主已经被闪得不能好了于是也来分享一下,墨镜自备XD




属于你的我的三日月



00>>


三日月宗近感到肩膀被人轻轻地拍了一下。

“请问可以给您拍张照吗?”

“……诶?”



01>>


“主上最近要在现世参加一个活动,好像是叫“漫展”的样子。”鹤丸国永一脸兴奋地对三日月说。

三日月一向对这些兴致缺缺,在他看来,现世的所谓活动,都与他在博物馆工作时是差不多的。摩肩接踵的人群,来来往往更换了一批又一批。而他只要端坐在展柜里就好。不需要上战场满身血污,也不会被当做家宝束之高阁孤寂一人,博物馆的生活在这两者中取得了微妙的平衡。既可以接触人类,又不会伤痕累累,看起来是体面又安逸的工作,三日月却不以为意。毕竟千年来人类已逐渐不再相信神灵的存在,他本身现身与否并无多大意思,那么日子也就这么得过且过,眨眼间又是百年。

不过鹤丸也不是对这种事感兴趣的人。那么这次必是有些不同了,姑且还是问一问。“

怎么,鹤也想跟着去吗?”三日月又倒了一杯茶,看着新茶在温水中舒枝展叶,最后直立在茶水中,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不仅是我哦,主上说这次大家都能跟着去。内番装也好战服也好,现身都是可以的哦。”

鹤丸国永凑过来,挤开茶杯占据了三日月的视野。那金色的眸子丝绸一样温润,却迸发着无可掩饰的光。

对上这样的眼,三日月总是无法拒绝。



02>>


最后还是穿了战服。好歹是出席活动了,正装才是应有的礼节。鹤丸前后绕了几圈审视着三日月:“完美。”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三日月笑着让他转过身,帮他整了整兜帽。

“老爷子你行不行?不会越整越乱吧?”

“永远别问爷爷行不行啊,鹤。”



03>>


三日月看着面前汹涌的人潮,微微睁大了眼。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三日月也会受到惊吓啊。”

“当然了,爷爷我也没见过这场面啊。”三日月几乎不用转头就知道,身后的人只会比面前的更多。人群的呼吸声,窃窃私语声,嬉笑怒骂声都像是有热度一样不断蒸腾,恍惚间竟让三日月想起来自己刚刚降生于炉火锻打间的岁月。

“跟博物馆时相比呢?那时候人不比这里少吧?”

“不,多少还是有点不同……”三日月侧身让过几个穿着奇特的女孩子,揉了揉额角,似乎不知道怎么表述,“那时候的孩子们都没这么……狂热?”

三日月若有所思地说着,转眼却发现鹤丸的注意力已经不在他身上,而是跑去跟四周不认识的人搭话了。

这般如鱼得水,果然那个一身雪白的人还是比他自己更适合这种热烈的气氛啊。



04>>


若说之前还只是略被吓到,进场之后的三日月可是确确实实被吓到了。

“呜哇,就像照镜子一样。”连鹤丸也忍不住发出惊叹。

这些名为coser的人类,竟然有很多都与自己身着同样的服饰。甚至发色饰品太刀,也只有细微的差别。虽然在本丸之时有听说过刀剑的付丧神们在现世非常受欢迎,但因每天只对着自家审神者所以并没有实感。通过网路和电视的发言也隔着屏幕,激昂的讨论并没有切实地传达到本丸大家的心里。

这番见闻可是前所未有,三日月也有些新奇。

而鹤丸早已把好奇化为行动,左顾右盼着打量着场馆和人群。原本担心鹤丸一动身便会消失在人海里,三日月还有些头疼,不过那人总能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保证最大距离移动的同时不失去对方的所在。三日月知道,只要自己出声叮嘱一句,鹤丸便会老实地待在自己身边。但既然这人时刻注意着这边,他愿意跑远一些又有什么关系。

任谁也不会将鹤束缚在自己身边吧?更何况……

三日月似是不经意地抬头,正撞上鹤丸望向自己的视线。明明在同他人讲话,也专心一点啊。

三日月抬手摆了摆,示意自己有注意到。

然后他就看到鹤丸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面色的红润映在银丝一般的发色上更加明显。鹤丸不安地左右脚换了换重心,额发跟着微微荡漾,转过头继续与人交谈不再看他。

自来了现世之后,三日月终于愉快地笑了起来。

虽说偷看不好,但故意戳破现状的自己也是相当恶劣呀。



05>>


身为付丧神的自己竟然会被人类叫住,问能不能拍照。

三日月面露迟疑,却是感兴趣的意味大过被冒犯的不满。

他回头望了望,鹤丸正在不远处的一群付丧神中与“自己”边走边谈。虽说人类的coser已经非常细致,但到底人神有别,是否为真的神降,付丧神们一眼便看得清楚明白。自家审神者曾经提到过,被赋予“审神者”职位的并非她一人,那么付丧神会有众多相同的“自己”也是常理之中了。

看来这一名为“漫展”的人类集会,吸引来的付丧神不仅只有自家本丸的呢。

三日月转身看着面前的少女。那位女孩子已经因为三日月过长时间的沉默而涨红了脸,手捧手机低着头四下里看着,慌慌张张不知说什么好。

这样真有点像小主人与自己初见的时候啊。三日月抬袖掩住嘴角的笑意,湛蓝深夜中新月纹闪了闪,狡黠又不可捉摸。

“可以哟。”



06>>


没想到这一拍就拍了好久。

那女孩子是用智能手机照相的。大概是最近才换了手机吧,女孩子焦急地在触屏上戳戳点点,却怎么都聚不了焦。

“真是不好意思……”终于搞定了照相功能的少女抬起头,却见面前的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诶?”



07>>


真是失策了。没想到竟然拍了这么久,这里人又如此多,转眼间就已经看不到那抹熟悉的白色身影了。

三日月闪身绕过了几位“鹤丸国永”,照着印象中那人的前进方向一路找着。不对,不对,这个不是,那边的也不是……三日月不顾他人的指指点点,径自在会场人群中穿梭着。

转过了一个大的展板,三日月突然就窥见了自家白衣胜雪的付丧神。

那人站在几条小道的交汇处,茫然地望着来时的路,在流动的人潮中伫立着,鲜明又突兀。白鹤已然收束了羽翼停了下来,又有谁人忍心让其久候?

三日月奔过去一把攥住那人的手。

他看到积雪融化,汩汩涓流折射出明亮的光。

不同于人类所造之物,那是真实的,只在他的鹤眼眸中才有的神采。

“好久啊。”

“抱歉抱歉。我看你跟‘三日月’交谈甚欢,就没叫住你。”

“可属于我的三日月就在这里呀。”鹤丸换了个十指相扣的姿势握紧了他的手,“只有在这轮新月之下,鹤才是最美的。”

鹤的神明笑了,带着小小的得意。

“那么这位三日月先生,对此有什么疑问吗?”



END



顺手黑了一把x米的聚焦功能。每次拍照都能心肌梗死【。

真实情况是这样的:战了一天CP已经累cry的我坐在一楼墙边回血,看到一队刀男coser从我面前走过,爷爷走在前面鹤球走在后边。【这边也是爷爷姥爷一起的啊。】满是欣慰的我是这么想的。这群人走到叉路口,其他人继续走只有鹤球停了下来。【姥爷你在等什么啊你看爷爷都走过转角了!!】然后几秒种后,人群中另一只爷爷窜了出来精准的捉住了鹤球的手拉着鹤球走了……………………你………………我…………


评论(9)
热度(44)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