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三日鹤】时节(番外)

>>OOC,OOC,OOC

>>热恋期三日鹤,腻腻歪歪的糖

>>说好的番外,我摸鱼的效率真是我自己都怕【。


正文请走↓

时节(一)

时节(二)

时节(三)

时节(四)



番外


鹤丸国永带着远征队向本丸赶,一抬头就看到了那高过围墙的樱树枝头盛开的花。

粉色葱郁地氤氲成一片,悠悠地笼罩这本丸,像是浮动的祥云一般。暗香涌动,随着雨过清新的泥土气息,迎面扑了个满怀。

并不令人讨厌。鹤丸忍不住勾起嘴角,步子也渐渐慢了下来。在这一片春和景明之中,有人在等他回去,是多么让人欣喜的事。


踏进本丸,他远远就看到了三日月。那人照旧坐在本丸的走廊上,照旧泡了一杯茶捧着慢慢饮,就连姿势也同他出门之时一样。

他想起远征出发前的那个吻。那时他准备妥当正准备启程,转过屋角就看到那人。清晨微寒的空气中,茶的热度慢慢消散。天刚刚亮,前夜下了雨,水汽蒸腾尚未消散,太阳也隐在厚重的云层之后。天地间都沉浸在一片昏暗之中,而那人一动不动地坐着,不知道是醒了还是又睡着了。

就在鹤丸准备去吓一吓他的时候,三日月缓缓转过了头。

……看来是真没睡醒。三日月转向的是与鹤丸来的相反的方向。鹤丸忍不住笑了,几步过去扑在还茫茫然的三日月身上,坏心眼地凑在他耳边:“这边哦。”

三日月也没有慌张,依然是悠然转身。鹤丸忍不住想,还是让他少和石切丸一起聊天好了,这在本丸呆了许久,连反应都跟着慢了下来。

三日月的缓慢就像人为的慢动作。鹤丸看着他睡得乱糟糟的绀色头发一点一点消失于视野,随着脖颈线条的轻微扭动,取而代之的是那张近乎无暇的脸。肤色比自己要深,却是更加健康的色调。鼻梁高挺而不突兀,一双明亮的眼现在恹恹地被遮在眼睑之后,纤长的黛色睫羽上似是有层水雾沉甸甸地坠着,透露出困倦的气息。

自从那次受伤之后,三日月鲜少再早起,每每都能睡到日上三竿。现在天地无光,这人却已经泡好了茶坐在这里,也不怪他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了。

鹤丸愣了愣,倒是没了再恶作剧的意思。

“早啊三日月。最近你很少这时候起嘛,被我吵醒了?”

三日月摇摇头,过长的额发轻轻扫在鹤丸脸上,有点痒。他看着三日月在袖中摸索了许久,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那根坠了金穗流苏的发带。

“系不好……”一如既往的拖长了音节,却是微微撒娇的语气,“我不擅长打扮……”

“喂喂,这已经不是不擅长的程度了吧。”


仔细看的话,三日月的衣衫也不齐整。鹤丸叹了口气,只好帮他打理起来。

手指插进发里,一缕一缕理顺了。三日月的头发并不如他自己的柔软,头顶总有那么几根不太服帖。鹤丸也不较劲,大体不怎么乱了之后就拾起发带,绕过左边稍长的一缕绀色的发,在脑后打了个结。

接着又付下身帮他细细整理领口袖口。

“这么早起就是怕我走了没人帮你打扮吗?”鹤丸小声抱怨着,最后帮眼前人扶了扶胸甲摆正位置,抬起头来正对上三日月的眼。

那人低着头,一扫之前倦怠的样子,湿漉漉的眸子直盯着鹤丸。那汪深沉夜色中新月已然升起,在渐亮的天光中微微闪动,隔了层潋滟水色透出来的熹微就这么明晃晃地落入鹤丸眼中,让鹤丸有些没来头地慌张起来。

“不是的。只是想让鹤第一个看到收拾妥当的我,才这么早起的。”

平日里忽视的身高差这时候就特别明显。三日月捧起鹤丸的脸稍稍俯身,在眉梢,额头,鼻尖各留下一个带着水汽的浅啄,偏偏避开了因怔愣而微启的柔软唇瓣。

“早上好,鹤。”

“啊啊你这个老头子真是的!”

鹤丸一把勾住三日月的脖子,踮起脚尖凑了上去。



晨间尚有些冷的气息似乎还停留在嘴角。鹤丸忍不住摸了摸上扬的弧度,还是吃吃地笑了起来。

要他说啊,三日月这个人就是太麻烦了,说个情话讨个吻还要绕这么一圈子。他有信心一个眼神就把三日月勾过来亲个够,当然不会觉得三日月做不到同样的事。这个人啊,就是在细枝末节的地方讲究情调,不敷衍不将就,所以他才会如此沉溺于那轮新月之中啊。

还有那么多的惊喜等着他发现呢。

他抬起脚朝着那人大步走去。

“哟,三日月,这次是什么茶?”



END



如果有时间,还有一篇姥爷吃醋的番外【光速逃

评论(10)
热度(33)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