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稻荷三日】约束事·穗(一)

>>说好的庆贺狐球来我家的贺文ww

>>因为把握不住狐球的性格转而写稻荷三日了【。

>>考据少,私设多,ooc,幼年爷爷出没请注意



01>>

 

那是个神明尚且行走于世间的时代。

 

 

02>>

 

三日月宗近已经在紫藤树下躲了很久了。

 

并不是贪玩的孩子躲藏着大人不想回家,也不是得罪了谁害怕报复。三日月宗近只是单纯的躲着,名为人类的这一生物。

 

他一声不吭地站在紫藤花投射的阴影之下,瞧着不远处的那群和他同龄的孩子们。他们衣着鲜艳,一眼就看得出是上好的料子。他们嬉笑打闹着,一会儿说要去河里抓鱼,一会儿又要爬到树上摘野果。充满生机,活力四溢,正是这个年岁的孩子应有的样子。

 

三日月向着更深的阴影里又退了几步。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料打了层层补丁又磨毛了边,但还算是干净。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些。贵族的孩子们自然与自己不同,身世造就家境,本就无可厚非。那时的三日月其实还想不到那么深,他只是单纯地想同其他孩子一起玩耍而已。

 

但这是被父亲大人禁止的。

 

不是因为身份有别,而是因为更深源更本质的理由。三日月宗近,是一位在那个即使神明更愿意与人交流的年代,也非常罕见的,付丧神明。

 

可以同普通的人类一样触碰事物,也可以沟通交流,但并不是借由人民的希冀而诞生的备受祝福的神明。拥有刀剑本体的他的降生就像是一个意外。美丽高贵,可遇不可求,却又脆弱无比。

身为神明却拥有实体,实在是非常危险。且不说是否会被遗忘,单是折断那把刀,三日月就将不复存在。

他明白的,父亲只是想保护他。或许几十年之后,这群奔跑笑闹着的孩子中,会有一个特殊之人。他会被三日月宗近,这柄利刃的付丧神认可,成为他的主人。但在那之前,在三日月还不能分辨善恶看清事理的时候,他的父亲教导他,人们应对神明抱有敬畏之心。

为了不被付丧神的稀有而吸引,进而丧失理智,三日月作为刀,应为主人指明方向。

在那之前,尚未成熟的幼小神明只需等待。看春花秋月,夏雷冬雪,然后很多人或事,便自然地来了。

 

03>> 

 可三日月还是有点寂寞。

那群孩子看不到他,他知道的。贸然闯入他们的游戏,只会将人吓走。他抬起头,含着新月光芒的眸子被阳光照得一片清亮。他的双眼中映着今春的新叶,映着紫藤的花萝,映着郁郁葱葱的树林,映着黛色的远山。飞鸟轻快地穿于林间,叽叽喳喳地在枝头跳跃着,就像是树下的孩子们。一阵风拂过,树上树下的欢腾被带去了更远的地方,于是整个树林都明亮起来。

三日月突然有点羡慕。他手插在绀色的发丝间,阻挡柔软的头发随着风飘到脸上。如果风能被触碰,大概也是这么柔软吧,无孔不入,细细密密,却又自由自在。

然后他被另一种意义上的柔软裹住了脚踝。

温暖的,毛茸茸的,皮毛的触感让他吓了一跳,登时收回了远眺的目光。他低下头,差点惊呼出声。

那是一只狐狸,却不似一般的山间野狐。它毛色鲜亮,纤尘不染,不知为何如此信赖三日月,只是蹭了蹭他,便张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大尾巴绕住了三日月的脚,自顾自地倚靠着他眯眼打起了瞌睡。

这可真是……

三日月蹲了下来,细细查看。狐狸身形尚小,皮毛也不似成年狐狸那般光滑,还带着点绒绒的蓬松感。漏过紫藤花叶的阳光星星点点,落在小狐狸的耳朵上,氤氲出粉色的光的气息。虽是阖着眼帘,但双耳还会不时抖动几下,像是沉入了甘甜梦境。

还是第一次,被除了父亲之外的生灵如此依赖。三日月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觉得有些烫。这是生病了吗?他不知道,但是当他转而将双手放在心口,他感受到了扑通扑通的跳动。心被什么东西填满了,是温暖的温柔的,有如山间之风和脚边幼小的狐狸。三日月忽然想起开春祭奠时父亲拿给自己的和果子。那时的他捧着第一次见到的精致甜点,只咬了一口,便瞪大了眼镜。好像整个祭奠的人潮都离他远去,身边只有父亲干燥温暖的手。他被和果子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虽自诞生以来家境始终贫寒,但三日月从没抱怨过饮食起居。新生的神明只是不知道而已。不知道好衣料的温暖,不晓得好食材的美味,不清楚付丧神的珍贵。而当他第一次接触到了,他很快就知晓了,这世间原来还有如此多的宝物。

那时的和果子和现在蜷缩在他脚边的小狐狸一样,都是尚年幼的付丧神不可多得的宝物。

三日月小心翼翼地半直起身子,不远处的孩子们争执许久终于达成了一致意见,准备玩战争游戏,暂时不打算离开了。三日月看了看明媚的天光,又向后拨了拨头发,复矮下身子,然后轻轻地轻轻地,用手遮住了小狐狸的耳朵。

头发有点长了啊,回家问问父亲大人要不要剪一剪吧。

在和煦春风中,刀的神明护着脚边小生灵的安稳梦境,缓缓地合上双眼。

春日啊,真是个容易困倦的时节。



TBC


题目取自 @春政 太太的和风五十题,意为約定之事,宿命,因緣。在此感谢太太ww

啊,这大概是个关于爷爷初恋的故事【不是

看到有考据党说狐球比爷爷年纪大,但是同人中有很多狐球称爷爷为兄上,于是开了个【爷爷和狐球都觉得对方年长于自己】的脑洞ww

与之前的三日鹤《时节》相互独立,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希望有点互动ww但至多是曾经→现在的感觉,不会影响各自发展ww安心食用

私心还是希望爷爷有那么一段充满平安时代浪漫气息的经历啦ww

虽然觉得这个CP大概没什么人看…………不过还是码得很开心ww走过路过的婶婶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好吗


评论(6)
热度(15)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