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三日鹤】时节(一)

>>3.2三日鹤CP日,献上贡品w

>>历史盲,私设有

>>微量女性审神者→鹤丸,三日鹤互有好感阶段,请注意ww

>>爷爷你还不来我家吗qwq

时节

01>>

 

即便是冬日,日光的温暖还是透过凛冽的风,轻盈而温柔的落下。坐在走廊上面对着满园新雪,三日月宗近却少见地皱着眉头,手捧装着福豆的木盒,露出微微苦恼的样子。

那常人鲜少能企及的数量,正是他作为一把刀剑平安存世的象征。虽说身为刀,他的寿命还远没有到成为传说的程度,可年年节分对着不断增长的豆子,还是会感受到岁月的不友好。轻叹了一口气,少年把木盒放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倚靠在廊柱旁。

轻阖眼眸,耳边有簌簌之声,不知是树枝在寒风中矗立,还是冰雪化水消融。想着不久之后春日里樱开满庭的盛景,他笑着接受午时阳光的亲吻,思绪延展,却是被困倦抱了满怀。

朦胧间,什么声响从远处传来。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声音灵动轻快,像是小孩子的脚步,踏碎一地冰霜,带着勃勃生机。

啊啊,这可不好,在走廊里随意跑动的话,可是会被训斥的呀。

三日月宗近带着对来者的好奇不动声色地抬了抬眼睑,朝向地板的视野里真的出现了一双孩子的脚。转过拐角的时候纯白的衣衫翩然飞起,那双小小的脚丫在长长的衣摆下一纵即逝,脚步声也随即停了下来。

那孩子像是突然发现了小憩的他,猛地停住了。

哦呀,能看到我吗?三日月有点开心地想,不知是天赋异禀的人类幼子,还是新降生的同类?不过大概也就到此为止了。不论是哪一边,终归都是孩子。玩耍胡闹的时候撞见了大人,总归是要想方设法躲起来不被训斥的吧。

但没过多久又有了响动——那孩子放慢了步子,小心翼翼地向他走来,带着探究,还有些三日月不甚明白的心情,一步一步——

“哇!”却是踩到了过长的纯白衣袖,身形晃了晃,一下子摔在了他的身上。

“啊哈哈哈,”看着被惊得一震的三日月宗近,那孩子羞赧又开心地笑了。毫无杂质的笑颜绽放在如初雪一样洁白无瑕的稚嫩脸庞上,金色的双眸微微眯起,盛满了对于恶作剧被发现的懊丧和依旧吓到人了的小小得意,“吓到你了吗?”

那双清澈的眼睛娇艳明亮,不含一丝杂质的金色明晃晃的,宛如突破寒冬的第一缕春日之光。

一眼就能看透,那表里如一的赤子之心。

 

 

三日月宗近迷迷糊糊地醒来时,已是傍晚时分了。身旁的炉火早已熄灭,工房里唯一的光源便是昏惑的天光。四下里没见到刀匠的身影,想来是完成了委托便先行离开。他叹口气摇摇头,感叹着自己真的是个老头子了,竟然连主上给他的任务也睡了过去。

想起主上之前再三拜托他看好刀匠的那个表情,有些过意不去地搔了搔头发。

说起来,之前做的那个梦啊,梦见的是非常非常久远的事了。身为年纪已经是老头子的刀剑,享受当下是漫漫岁月教会他的最为宝贵的知识,所以他并不常怀念过去。这次梦中得见,大概是在工房睡着的缘故吧——毕竟自己是在锻刀声里诞生,也在同样的声音里见证了无数同伴的到来。

但说起来,梦中的那个孩子他应是没见过的。只凭梦醒之后还能清楚地回想起他的样子这点,三日月就能断定他并非常人。那样出众的样貌,那样精致的服饰,远非寻常刀剑能比拟,更罔论俗世之人了。

像是急着学习飞翔却被过长的翼展绊住的小鹤一样。

想着那孩子与样貌不符的顽皮性子,三日月摇摇头站起来,觉得一定是小主人太过期待那位同样声名显赫的名刀神降,才让曾经被主上描绘地惊为天人的他入到自己梦里去了。

这一起身,原本盖在他肩头的物什悠然坠落,仿佛一片历经千年时光的羽翼。

哦呀哦呀,这可真是……

三日月附身捡起那件如同白无垢一样的衣衫,仔细地叠好搭在手臂上,笑着朝和室走去。

不知看到这位新来的付丧神,小主人会有多开心呢。

 

 

 

02>>

鹤丸国永醒来时天色尚早。在本丸居住的第一个晚上还算不错,鹤丸收拾妥当,打算在本丸内逛一逛。

然后他就看到了坐在门庭的三日月。

惊吓这种东西,连鹤丸都想不起自己是从何时开始沾染这小小恶作剧的了。就如同缺少了新鲜感的生活对他来说就如同死水一样,是可以把鹤困死的——至少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手上已经笼了一团雪站在三日月身后了。

也正是到了这个距离,很多远观无法细致观察到的东西才一一展现在眼前。

月已下落,日尚未升起,薄雾浮动于天地之间,清冷地拒人于千里之外。在这雾霭之中,三日月身旁烛火跃动,撑起寸方光明。而那人手捧一盏热茶,面前热气氤氲,目光却不知是落在庭院小池中,又或是延展向更远的地方。

悠闲又疏离。这是鹤丸对三日月的第一印象。昨日他刚来到本丸时,那人将衣服还与他,便找了一处坐下,看着激动到语无伦次的主人慌慌张张的为他收拾准备,看着短刀们与他笑闹一团,看着大俱利伽罗少有的关心,不插话也没有动作。

不远不近,距离刚好,但又总能让鹤丸无法忽略。

三日月宗近,真是太奇怪了。

不过仔细想想,这才是天下五剑里也被誉为最美的名物三日月应有的姿态。

虽是利刃,却被藏于高阁,被名为赞美和崇敬之物保护了千年,也困顿了千年。

他好像什么都不在意,像个旁观者一样安然无所求。嘴角永远挂着笑意,回馈着人们对他的爱,却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开心。

是否只有站在正面看着他的眼睛,才能知道他看向哪里又想了些什么呢?

毕竟啊,在这晨昏交接魑魅横行的逢魔时分,只有这个人,平和地看着一切,却像是要融进身后的景色里去了。

 

面对着这样的三日月,鹤丸想了想,还是轻轻地放下了雪团,转而选择把手伸进那人的后衣领里。

“这样对老人家可不好啊。”三日月转过头看他,笑意被光影遮掩,看不真切。

这样的三日月倒是与昨日所见的感觉不同。鹤丸饶有兴趣地盯着三日月:“被发现了?”

“你可是站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啊。”三日月伸手拍了拍身旁,鹤丸却不理会,径直走到他身后,躬身趴在他肩头。

 “怎么?”

“你在看什么,很出神的样子。”说着换了个角度,像是真的要从三日月的视角看着庭院一样。

“只是在看雪而已。”将手里的热茶放下,三日月又将手套一同褪了,手伸向自己肩头,附在鹤丸指尖。

鹤丸倒是没想到眼前人会这么做。刚捧着热茶的手温暖干燥,贴着抓过雪的肌肤,热度一点一点地渡了过来,心也跟着暖了起来。

十指连心啊,是指这样吗?

“鹤丸大概也察觉到了吧,小主人对你非同一般的喜爱。”

话音未落三日月便突然发力,捉住身后人的双手猛地一拽。鹤丸吓了一跳,在稳住身形之前,就已经扑到了三日月背上。

这下换鹤丸不自在了。他两臂搭在面前人肩膀,双手被拢住合实,是个受制于人的姿势。三日月倒是不在意,还呵了一口气在两人手上,“这算是刚才的‘谢礼’。”

鹤丸狼狈地扯了扯嘴角。

“虽说按现世讲,现下确实是大寒时节,但本丸变成这银装素裹的样子其实并没有多久——之前一直是夏日景致呢。”三日月顿了顿,像是不知道怎么表述,“和现世不同,本丸的季节更迭,是要靠审神者勤奋工作才做得到的。”

“这里的四季是商品吗?”

“恩……大概就是差不多的东西。”三日月放开了对鹤丸的桎梏,转身吹熄了燃烧许久的蜡烛。

原本以为会跌进一片晦暗,直到烛光摇曳着消失,鹤丸才发现不知何时天光已经足以让他看清面前的三日月了。遥不可及的地方,阳光蓄势待发,已经到了满溢而出的程度。身后的房间也已有了响动,想来是审神者已经醒来。

“因为小主人说雪和鹤很般配,才有了现在我们看到的本丸啊。”

她想让你神降之时就可以看到皑皑雪景,才一直一直,努力至今。

“啊啊,我知道的。”

鹤丸拍拍身站起来,目视前方。日光已然突破最后的屏障,洋洋洒洒像是对新生神明的祝福。

那一缕落进他双眸的光,点滴莹润,浮光跃金。

“看,精彩的表演开场了!”

TBC

压着论文死线也要赶上三日鹤日_(:з」∠)_

其实这篇开始码距现在已经有半个多月了,期间我对三日鹤的印象从【朦胧唯美的相互暗恋】转变到了【这俩熊老爷子】请不要问中间发生了什么【。

都是姥爷的错

初尝试三日鹤,好不擅长写这种啊,感觉还是写不出两人的神韵,非常忧伤qwq

欢迎小伙伴们来勾搭ww提提意见啥的ww

最后非婶一定要哭号一下,爷爷,爷爷你什么时候来我家_(:з」∠)_

评论(8)
热度(42)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