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いかないで(4)

>>突发产物,灵感来自mafu版别走和日剧作别于今日。

 

>>借梗有。借梗多。私设有。介意慎。

 

>>有无CP请自由心证。

 

>>意识流木有文笔,慎慎慎。

 

 

 

以上OK??

 



いかないで(1)

いかないで(2)

いかないで(3)

 

BGM→まふまふ【别走】




04>>



“tin桑知道我在什么环境戴什么颜色的美瞳吗?”

“虽然没有特别注意过,但是跟小孩子在一起的时候是粉色吧,我记得。”akatin回忆着自己许多次路过儿童病区看到跟孩子们一起玩耍的mafumafu这么说到。

“是的哦。和小孩子在一起时粉色,化疗是蓝色,有人来探病是金色,跟tin桑在一起是红色,出院正常生活是棕色。虽然是这么说,但其实根据场合的不同颜色还有更细微的变化,像是浅色或深色之类的。啊,要开始了。”mafumafu突然不再说话,安静地盯着那片夜空。

随着第一束烟花从地面喷薄而出,整个夜空就如同深色的画板,绽放出数不清的色彩。人们积攒了一个炽烈夏季的热情在这一晚被统统点燃,那块明亮的琥珀无法承载,连带着无数平凡的喜悦一起,直冲到夜幕中去。

烟火在mafumafu的双眸中映出一片片光斑,直到这片明亮有渐渐变弱的趋势,他才再次开口。

“好漂亮啊。如果能在祭典中看的话,一定会更漂亮吧。”

很平常的一句感叹,却让akatin感到十分违和。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语气?句式?

Akatin突然意识到,这是第一次听到mafumafu说出感情这么强烈的句子。

 

“tin桑平时啊,是不会为了该怎样说话或者与人相处这种事情而烦恼的吧?一切都自然而然,不需要思考,更不会为难。但对我来说,这是十分困扰的事啊。”

该否认吗?该认同吗?还是说这并非认真的呢?

该笑吗?该哭吗?还是假装没听到呢?

 

“我啊,身体一直都不好,可以说从小到大,比起在外上学的日子,我更像是在医院长大的。小时候在儿科,大了之后就被转移到普通病栋。”

所以很多正常的,微乎其微的小事,对我来说都并非日常。

“大人都用怜悯的眼光看我,从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但我并不想这样。于是我开始观察周围的人,仔细分辨出他们在不同场合面对不同的人都是怎样做的。美瞳就是用以区分的工具——在不同的环境下,可以帮助我变成人们所希望的样子。”

“但渐渐地,在划分越来越细致之后,我开始为另外一件事困惑。”

Mafumafu突然起身,在akatin身前蹲下,抬头盯着他。

所有被观察过的人最终都离开了这里,不论是自己走出去还是冰冷的被推出去。所有人都消失在我的世界里了,没有一个人愿意停住脚步,听听我的疑惑。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得到答案。

“真正的我是什么样子呢?”

不是“应该如何”,而是在所有的“应该”之下,原本的我是什么样子呢?

现在在你面前的这个,凭着自己的意愿和你一起看烟火的我,是什么样子呢?

是笑着的吗?是流泪了吗?真的开心吗?又有没有遗憾呢?

呐,tin桑,告诉我吧。

 

 

 

自从那次与mafumafu看过烟火之后,akatin就几乎没再见过他了。

听医生说,mafumafu病情突然恶化,已经换了病区被隔离起来。而akatin却踉跄着挣扎着,从百分之六十的死亡阴霾中逃离,身体日渐恢复。

 

出院那天是个初春的清晨。前一天他已经拜访过所有的病友,与他们一一告别,也同这个承载了他生命最坚强时光的地方告别。

除了mafumafu。

那个少年像是日光一样,毫无防备地闯进他的生活,让他在医院的日子鲜活起来。

接着就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一样,兀自消失了,只留给他一片空白。

对,没有悲伤的恸哭,没有天人两隔,那场见证了他们分别的烟火,也是浪漫而浓烈的,与医院冷冰冰的氛围毫不相称。

少年带着他对自己的迷茫,了无痕迹地抹去了他在别人生命中的痕迹。就如同对着山峦大喊,期待着的回音却怎么都没有传来。

被生生截断了,不止是声音,还有很多无法言状的东西,都一并被阻隔,无法传递到了——

在akatin踏出医院大门的时候。

 

 

清晨被薄雾笼罩着,光秃秃的枝桠被模糊在晨光氤氲里,清冽的花香却悄悄透露出春的讯息。

大概再过不久,医院的花坛里又是一番生机勃勃的景象了

Akatin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向停车场走去。那里有他的家人,他的新生活在等着他。

但在那个瞬间,他抬起头,余光看到了医院门前经过的公交车。

很多很多年后,每当回想起治疗结束的日子,他都不禁会怀疑。

为何当初的那一刹那他抬起了头呢?

就是那不经意的一瞥,他看到了那个久久没有见过了的少年。

少年坐在清晨空落落的公交车里,衣服换成了常服,头发也打理地很清爽,脸深深地埋在围巾里。

是那天在医院天台上他同akatin分享,一起汲取温暖的那一条,mafumafu依旧是怕冷的模样。

少年似乎也看到了他,整理围巾的手朝他挥了挥,像是在打招呼,又像是无声的告别。

Akatin怔愣了一下。

那双眼睛。在烟火盛放的夜晚之后,他终于不再隔着任何色彩,再次看到了那双眼睛。明亮的,温暖的,自由的。如同空气中不安分地跃动着的花香一样,期待着来年春天的景象。

还没等他有什么动作,少年就和那辆无人的公交车一起,呼啸着在清晨的薄雾里越走越远。

直到生命尽头。




END



首先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ww

时隔太久终于想起来填坑……打开文档发现已经忘了想写什么了【。

所以这篇完结在这里大概跟当初预想的不太一样,嘛,我还蛮喜欢开放性结局的,反正是个突发就宽容点对它吧。

最近深陷剑男人不能自拔【。垂死病中惊坐起,今天日课没打完

于是寒假填坑计划也【坑了【。殴打我请随意,我争取这两天再吐出点更新来所以请不要打头,会傻的【当然也请不要打脸谢谢

欢迎提意见!!讨论剧情!!求进步!!



评论(7)
热度(13)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