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双羊BG】茕茕·空山月(二)

>>灵感来自于基三专辑《十方天华》里的纯阳曲《江山雪》,BGM戳这里【侵删。我又来安利《江山雪》啦w可棒了这首歌ww

>>BUG肯定有,lo主励志做一个考据党但是失败了(*/ω\*)

>>终于写到歌词情节了!我都被自己的手速感动了!!

>>闷声作大死。明天就考试了摸什么鱼(ry

>>如果觉得这次更新跟之前文风不一样,不用怀疑,lo主4小时写完没改(ry




以上ok??



章一·纯阳雪

章二·朱砂痕

章三·空山月(一)



空山月(二)>>


卓云清愣了许久,望向溯央的眼里才有了神采。

“……溯央,是了,是溯央啊。”她喃喃自语,像是打消脑海中的念头似的,又复念叨了几遍,才伸手道,“溯央,过来坐。”

余溯央也不客气,既被招呼了就坐过去。云清问他喝不喝酒,他只摇了摇头,便捉了云清要取酒坛的手,使了点力道搓揉几下,拢住不动了。

一如往常,冰冷如玉。

初习武时,云清曾说,这寒冬腊月最是考功夫的时节。手脚膝间,哪处冷了凉了都是经脉不畅,内力滞怠,于他人看去都是命门。那时候云清的手还热得像是炉间火,抓了把雪便塞进他手里,叫他也暖起来。

可从何时起,她的手已经这般凉了?仿佛枫华谷一夜红遍的枫林,云清的手在他还未察觉的时候,就一点一点凉透了。

 

 

这样坐了半柱香之久,天色渐渐敞亮,云清才开口:“溯央,当初何不留在青岩万花?”

为何执意要跟着我受苦受难,又在西岳华山上住这许多年。

被这么问了,溯央倒是想起当年被云清救下的时候。

 

八岁那年,被江湖仇人追杀,满门徒留他一个小娃娃。跌跌撞撞逃命奔波,却是跑到了洛道,染上那尸毒,浑身发紫发青不似活人。偶有一明教弟子路过,见之不忍,便欲给他一个快活——又被云清救下。

说是身世坎坷,也不过几句话。再醒来时入眼便是茅草棚顶,转过头看到一垂髫及肩的半大孩子,坐在一旁对着一方小炉扇着蒲扇打着瞌睡。

一个翻身下床,草鞋都顾不得套上就撒腿狂奔——是不要命的跑法。

身后那孩子被响动惊了,看了看炉子跺跺脚追出去:“你跑甚!又没得人要你性命!”

直到听不到身后人的叫喊,溯央才气喘吁吁地停住,打量这陌生地界。

他是沿着草棚前的山路小道一路奔下来的,也不管有无岔路,只闷头狂奔。眼看这路到尽头,却不是通向官道,他才觉察出不对。

他没法子用言语描述眼前所见之境,只因这所见实是他见所未见。青山绿水山间谷底,缓坡其上花草漫野。远处潭水自阳光下粼粼,潭边树下阴凉处呦呦鹿鸣声声不歇。而那小高岗上,齐腰长发间或有紫纱银簪,墨色衣袂迎风舒展,正是一女子婷婷而立,牵一匹浮云白马,如景似画。

不对,不对。溯央想,这般繁盛平和之境恍若虚幻,一不留神就会溜走。

或许须臾之间,待他再睁开眼,又是那戴着黑色兜帽看不清面容的身影,弯刀起落间便是另一个世间。

或许下一世他不必再流离失所,或许下一世他能见到真正的盛世。

可不待他细想盛世该是何种模样,颈间便是一痛。这疼痛太过汹涌,直叫他眼前发黑,身子一歪便仰躺在花海里。

直到这时候,他才发现,原本以为及至脚踝的花草,能深深地把他埋进去。天高云淡日光耀眼,木叶飒飒如山间低语,花香顺着轻风拂了满面,复悄无生气地远去。青嫩的芽草柔柔地蹭着脑后,微微发痒。

然后一方蚕丝巾子垂到他脸上。两颗冰豆方棱坠子闪着光,让他几乎看对了眼。

“可是病愈了?这番闹腾,仔细混郎中拿些个奇奇怪怪的药灌你。”

 

 

 

那时他虽是被云清救下,但体内毒发。云清没得法子,直得送来万花谷,求江湖友人死马当活马医。

不曾想溯央命大,倒是救活了。

他醒那日,云清听友人说他已无大碍,便牵了马要走。没料到溯央醒的这样快,只叫友人牵着马,自己捏了个诀,梯云纵一跃而起,熟门熟路地接了个蹑云逐月,落地时刚巧在他身后

,一时就起了捉弄的心思。

那一手刃收了力道,堪堪将溯央放倒,正合了云清的心。她孩子似的笑开了,也口不择言,张嘴就把友人牵连进去。

只是这些溯央都不曾理。直到见着云清,那身影与晕厥前拔剑横立于自己身前的蓝白衣着的人对着了,他才恍恍惚惚地想,终是不用再逃了。

于是放松下来,又昏睡过去。

 

 

溯央在青岩住了一年有余。他初醒那日,云清虽是被耽搁了,但没几日还是走了。半年左右痊愈之时,那万花医者摸着他的头笑笑,说如若不嫌弃可投身万花名下,江湖之中也好有个照应。溯央抿着嘴想了半晌,还是推了。医者倒也不强求,只说无妨,待何时想个清楚明白,再上路也不迟,先在谷内住下。

溯央脸皮薄,不好赖吃赖住,平日里帮着医者手下的小弟子采药煎药,也有几分闲趣。

再见到云清,是一个春困午后。那日他从药庐回来,尚未进门就听到屋内传出的呼痛声。踟蹰片刻,还是提声问了问。

“先生,可有要帮忙之处?”

“可是溯央回来了?无妨,你进来吧。”

屋内茶几前,除去万花医者还坐着一人。那人背着身,正整着头上的发髻,看不清面容。但溯央还是认出了来人。

“这位可是纯阳卓云清卓仙子?”

“哈哈哈!我去了蜀地这许久,倒是认不出这是哪家的瓜娃子?”操着一口不甚纯熟的巴蜀方言,那人转过头,眼眸流波如清泉,俏生生地打量着他。

 

 

那之后他便跟了云清。出了万花谷,学那纯阳观独一家的身法,仗剑同行闯荡江湖。云清自个儿还不及桃李年华,只许他唤师姐,换了别的都要打。

溯央哪里打得过她,只晓得云清只是比划比划,不会下狠手。他习武算是晚的,若循着寻常弟子的套路,定是处处被人欺辱。师姐这是护着他,让他快些成长罢了。

 

 

那时少年懵懂,可他看云清开心,他也欢喜。

现下是懂了。

懂了,好些事便不必说。

譬如三年后,宫中神武遗迹噩耗传来,云清一言不发地带着溯央回了纯阳观,到如今一住七年不曾下山是为何。

譬如这七年间,云清白日里帮扶着师兄师姐照付弟子,夜半却常常坐在镇岳宫顶是为何。

 

云清似是不曾变过,她的凛冽身法,她的飘逸轻功,纯阳授予她的东西,尽数不曾变过。

可溯央就是知道,云清同初识之时大不相同了。那个面露狡黠笑容,眼神灵动不可捉摸,会对自己起了捉弄心思的云清,早就随着七年前她匆匆赶回却未追上的那个身影,一并走失在苍茫世间了。

如同华山深渊的风雪,就算吹得面颊生疼,到底也是抓不住的。

她只是守着这纯阳观罢了,心在哪又有谁人说得清。

 

 

卓云清猛地起身,惯于久坐的双腿让她一个趔趄,她也不在意,只是仰着头,不知在张望什么。

于是溯央也跟着站起,茫茫然看向远方。

“日出了。”她轻声说。

先是目之所及的尽头炸裂了金色的火,刹时那团火就踩着云铺就的阶梯,一路烧至远处的山峦之巅。墨色与金色界限分明,光芒火势燎原,带着勃发生机蔓延,势不可收。

“都说天道有常。可比起这凉薄晨曦,我倒是愿守空山月满……到底占了人月两圆。”

不待溯央反应,她便一跃而下,顺着天街越走越远,徒留一个背影。

日光已然越过高山之巅的阻拦,碎泄了屋顶一片金光。太极广场也已有晨起的弟子出来扫雪,大概过不许久就会热闹起来。

可溯央只是站在房顶看着云清。看她裹着狐皮小袄,背向人潮踽踽独行,一步一步,踏着月色凄迷,向深冬里去了。




TBC



照应歌词:

自春生 入秋藏
天之道四时更迭有常
若有常为何晨曦比这夜还凉
若无常 为何我总会想
与你 守月满空山雪照窗




溯央小道长的身世解释清楚啦【撒花

因为这一章是溯央的视角,怕事情说不清楚我来捋一捋时间线:

云清下山是14岁→三年后遇到溯央把他救起,这时候溯央8岁,云清17→1年后云清收了溯央→三年后宫中神武遗迹事件,祁进误杀洛风,私设因为这个事件邱白(就是道长)离开纯阳不知所踪。同时云清在得知之后立刻赶回纯阳,却没有见到邱白。于是就守着纯阳等邱白回来。→故事的现在进行时是又七年之后,现在云清28岁,溯央19岁,邱白35岁ww

↑这样解释会不会清楚一点呢?关于邱白离开纯阳这件事的经过,大概会在下一更或者下一章说明【其实原计划是这一更解释清楚来着【。

有心人大概发现了……这个故事是七年会发生一件大事,时间线拉得比较长。这一更除了解释溯央的身世,还说明了为什么上一更里云清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希望这些都有好好地讲明白了_(:з」∠)_

求小天使们走过路过按个爪留个言,让我知道这篇还是有人看的好么【跪

评论(5)
热度(12)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