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歆畅】顺阳雪

>>说好的(hei)旧(li)文(shi),圣诞节来放一放

>>应该是二次同人……?古风架空背景,CP是《男黛》里的司马畅x司马歆,攻受无差

>>聪叔炮灰注意

>>大家圣诞快乐!祝食用愉快w




尚参五年,朝纲不振,民不聊生。殿里那位不思进取,只挥手将年号改作乾宣,便不再管前朝之事。可惜新年号并未给风中残烛的王朝带来百姓期待的安稳——各地有志者揭竿而起,佣兵自立。战火纷扬烧遍九州大地,至乾宣四年京城陷落,始天下大局方定。

新皇圣明,内兴民事,外平叛乱,亲贤远小,开张圣听。

懿德元年,百废俱兴,自是新朝开端。

 

懿德十年,邙山北顺阳城郊,一人端坐于堂内圆桌前。许是屋内炉火烧得旺,三九天里那人并未着厚实冬衣,只一身月白长衫垂地,外头套了件素色小袄,一头墨色长发随意拿缎带束了,松松垂在耳畔肩头。

桌上好些吃食,都一样样摆好了放在青瓷小碟里,精致得不似凡家手笔。口味是一贯偏甜的,合了那人的喜好。可他看也不看,只盯着对面的老红木椅子出神。半晌,微微叹了口气。

“文戌。”

应着那声,屋外进来一人:“大公子有何吩咐?”

“弘舒可是还睡着?”  

“是,二公子还没醒。文戌去唤二公子来?”

那人沉默片刻,终是摆摆手。“罢了,这是病着,又逢寒冬腊月,起得了早才是怪事。幼时我长卧病榻,现如今倒颠倒了个儿。”

文戌没急着答话,只走近几步,一手执汤匙,一手扶着衣袖,把釉下绘了墨竹的白瓷碗盛满了推到那人面前,才缓缓开口。

“二公子在朝这许多年,时时绷着自个儿。辞官还乡虽有年岁,到底身子不如往日,都是给熬坏了。”

“是了……是了。世间都说新皇圣明,终究只在殿上的才知何为伴君如伴虎。官家心思哪是旁的可琢磨的,多说多错,不说也错,个中酸涩只有局中人才知了。弘舒……到底是辛苦了许多年,直教人看着心也是疼。”面前的小碗蒸腾出温热白气,那人神色恍惚,氤氲朦胧看不真切。

“畅念着的,唯一家人坐下来聚一聚,竟也念了这好些年。”

“到头来,这顺阳宅虽大,也只剩我与弘舒了。”

“弘舒还在……还在……还能回到这顺阳宅中,安稳睡在床榻之上,何其所幸。”

“畅之所幸啊。”

 

文戌看着那人执箸却不食,心下还是不忍“公子还是趁热吃些吧,待二公子醒了,文戌再吩咐小厨房现做些。”

玄舒放下木筷拢了拢小袄,“虽说三九天也快过了,这顺阳还是差一场雪。天寒,去给弘舒房里添两个炉子吧。弘舒病了也有一阵了,着人到城里请春草堂的先生再来瞧瞧,总好不利落也还是不行。”

 

“顺道,门外侯着的,有什么事也一并讲了吧。”

文戌闻言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果然见一下仆在门外,面上不动声色心下却是惊了。看衣着这下仆应是外宅的,因着公子喜静,平日里这些人等不得自私出入内院。这顺阳宅里的一个个都是文戌亲自挑来的,不该不懂这理。公子今儿起得早,可也未曾出过内院,昨个儿也没吩咐。这下人来,应是今早遇着事了又不得不报,才侯在门口的。自个儿都没察觉,公子又是何时知了有人在外?

还不待文戌想明白,那下人已经进了门:“回公子,刘将军又来了,说是不想扰着公子,已在大宅门前等了两个时辰了。”

玄舒默不作声,咽下一口文戌刚盛的汤羹,汤匙放定了才答:“不见。”

“可……”下仆面露难色,“可那刘将军说这次不是见二公子,是见大公子……”

闻言,畅皱起眉头,转身望着门外,似是透过几进深的宅院瞧见了牵着马守在大门前的人。

下仆头埋得更深,踌躇不敢言,倒是还未出去的文戌接下了话。

“公子就见见吧,刘将军半月里来了也有三趟了,且这大冷的天一站就是一晌,总推了也是不好。”

玄舒眼波微转,终是落在文戌身上,眸子在昏暗堂屋里灼灼不息,竟是文戌久未见过的模样。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要是这等好事,急不可耐不为怪。只是这死生大事,倒也有人是上赶着的。”

罢了,多少相识一场,他既来了,畅便去迎。领着去书房吧,年前的新茶煮了好生招呼着,莫怠慢。

“只是……弘舒那里都少说几句,他好容易能睡个好觉的。”

“这顿饭,便是想也吃不成了。可惜了文戌苦心。”

 

 

 

刘聪并未等在书房。照他看来,书房不过是个托辞,是司马畅试他的幌。若他真去了书房,怕是这趟也白来,什么都问不出。

两人都是明白人,打开天窗说亮话。司马畅既如此小心,他不应便也是不识好歹了。

小厮在前头引着路,他也不管,径直穿过回廊,向着小花园走去。

 

 这顺阳宅是大,可刘聪走得却是熟门熟路。他统共也就来过一次,这番熟识,实在是之前有个人啊,即使话少又尖刻,遇上着顺阳之事,嘴角也是带着笑的。

那人向来处变不惊,待人客气又疏离,刚刚好的礼数放在他那里就冰冷似昆仑山雪。这样的人,战事稍歇就窝在帐子里写些个东西,他人之事问也不问,待到出帐之日便如初春雪水开化,和他人相与也能敛住话语中的刺。手下的议论也曾入了刘聪之耳,说是些家书。他无意中看过一眼,也尽是于往日故人旧物之怀念。字里行间温柔缱绻,全然不似平日为人。

饶是刘聪这样征战沙场无暇估计其他的将军,也忍不住四方打听,对这顺阳宅探上一探。

 

早年司马畅下江南寻友做客,回来便修了这小花园。照着的是江南建制,小桥流水,怪石古亭,奇花异草,一样不少。不过毕竟是顺阳地界,到底又与江南婆娑烟雨是不同风情。只看那水中亭,虽是一样精致小巧,可屋檐却似鲲鹏之翼振翅欲起,于怪石中扑转腾挪,竟是要扶摇而上不可寻踪觅迹。花草也接着顺阳地气,比起江南更多了一份雍容贵气。栽的都是好苗子,可惜了冬日里也看不出,让人不禁盼着哪日春风过了,又是何等盛景。

 

倒是刘聪心中有事坠着,赏景也不仔细。待到不经意抬头,便透过层层掩映的枯枝,望见伫立一旁的他。

只消一眼目光就被掳走,再也不能挪移分毫——司马畅一袭红衣似血如火,竟是把园中培植都比了下去。

只一件殷红素衣,没有大户人家的苏绣蜀绣,上好的缎子像是随意裹着,偏偏衣袂皱褶刚刚好,既不矫揉造作,也无懒散失仪。发冠也是朴素,单一只玛瑙头簪应和着身上衣料,再无别的装饰。颈子被雪白的狐狸皮毛绕了个圈,像是正月里才有的团子。

刘聪知道他畏寒。一如昔日。

而直到被看到,司马畅才颌首笑笑,缓步而来。

 

他这一动,整个人给人的印象又有不同了。

若方才是安静绽开的一朵火样花,现今就是一只血色蝶。衣袍广袖被风凛然吹起,翩然出被温热血渍浸透的翼。凤木梧桐都入不得他的眼,只繁花血景才合着他的意。

 

刘聪眉头微皱,似有不悦:“都说顺阳畅公子喜素喜静,今个儿怎得了好兴致挑了件红衣裳?”

“小园疏于打理,落得现下样貌。怕枯枝败叶伤了将军雅性,特地穿件鲜亮的出来,倒叫将军笑话了。”

“哪里。富家大户也有常着明艳衣裳的,可都俗了。还是畅公子压得住,这穿衣到底还是看人的。”待到司马畅于他身前站定,刘聪才接着问:“不知园中花草可也是这个理?”

“倒不是。畅倾心江南的水景风物,只是顺阳不如江南温润,南方花草也不易活。既选了,不如挑当地的,也算对得住这些好苗子了。”司马畅略略躬身拜作一揖,“下人调教不周,教将军久候,是畅的过错。若不嫌弃,请移步至小亭,畅为将军煎一壶新茶以表歉意。”

 

 取研膏茶,备山泉水。初沸调盐,二沸投茶,三沸育华。茶分两碗,沫饽浮于其上,如雪似花。司马畅动作熟稔,单看着便是欣赏。

刘聪忍不住赞叹,他也只是笑笑:“比不得将军英武,畅能拿得出手的,也只是这些了。”

待刘聪品完,司马畅又帮他续了,才端起自己的茶盏泯了一口“官家又有何吩咐,将军且直说了吧。”

“陛下请您出山。”

“所为何事?”

“不曾说。”

“将军知道的吧,早年畅素来喜爱结交能人志士。”左手扶着右手腕子放下茶盏,白瓷质地轻磕桌沿发出脆响,竟是微微有颤,“将军跟了官家这好些年,有哪些人高升又有那些人黯淡应是都瞧见了的。况官家与畅约定之日,将军也在旁边,不该……不该不明白。”

他不再管壶里新烹的泉水,双手撑桌站起,走到亭边,“畅以治国安稳,换家人平安——可到头来又真正得了什么?”转头看着亭外,正是花圃方向,“都是好苗子,可惜……可惜了啊。”

刘聪闻言猛地站起,手起刀落,剑未出鞘却生生挑落了司马畅的头簪。于是长发簌簌滑落,似滴于水中的墨,被风撩起,无声晕开。

“刘曜!你闹够了吧!”声音中隐含抑制不住的怒气,“你明知今个儿我来了,才能保住你,我若不来,怕是你我都得交代!”

“将军说什么笑话。”他回过头,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直直地望着刘聪,不复方才动摇,“将军今天要见的是畅,畅便来了。幼弟前日里患了风寒,正是嗜睡时候,不便相见。”说着自己却咳了起来,声音里带了厚重倦意。

将军可是当真不懂这一身红衣寓意为何?都说顺阳的牡丹好看得紧,只怕将军再难得见,畅才前来。

将军若是不懂,怕这天下再没旁的人能懂了。

他向着亭外伸出手,一朵霜雪悠然落于指上。

“年年不相负。这顺阳城的雪,终究还是来了。”

“畅倦了,将军且回吧。”

 

 

乾宣二年夏,新皇起兵,所到之处攻无不克,却独独绕过了顺阳城。

懿德三年秋,将军刘聪之弟刘曜战死漠北,追封新野侯。同年,司马歆戍边有功,官拜大都督,调至京城。

懿德七年冬,司马歆告病还乡,隐居邙山北。

懿德十一年春,刘聪遇刺身亡,顺阳城郊大宅被一把火烧光,从此世间再无人得见司马歆这人。

 

可说书人却说,那司马歆便是刘曜,而刘曜只是假名,司马歆是为前朝扶风武王司马骏之子,大才子司马畅之弟。

说那刺死刘聪之人实为司马歆,当年他告病还乡只是官家设的一个局。那个局没有套住司马歆,却圈死了他长兄司马畅。

说司马畅是官家手中的一颗棋,官家但凡有赏识之人便教他去试探虚实,向我者用,逆我者杀。可惜他司马畅知道得太多,官家不得不防,才动了让他兄弟二人相残的念头。

说当年官家绕过顺阳城,也是靠司马畅一张嘴。他愿以己之身,保顺阳万全。从此便是万劫不复,也是甘愿。

 

不过到底都是野史佳话了。司马畅此人,在史书上不着丝毫笔墨,甚至是否确有其人,也无从查证。

一如既往,干干净净,似顺阳城落了千年的雪。



END




本篇里哥哥已经去世三年啦,所有的“司马畅”都是弟弟假扮的。至于是为(shi)了(xin)爱(feng)还是为了保命就请自由心证啦~

设定狗一旦写架空就狂开设定…………这篇其实在整个设定里是最后的故事了,所以可能写得不清不楚的【。好想写写为了顺阳和弟弟跟皇帝谈判的风♂华♂绝♂代的哥哥(¯﹃¯)

走过路过的小天使按个爪留个言呗w


评论(7)
热度(15)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