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双羊BG】茕茕·空山月(一)

>>灵感来自于基三专辑《十方天华》里的纯阳曲《江山雪》,BGM戳这里【侵删。我又来安利《江山雪》啦w可棒了这首歌ww歌词跟文有差别因为lo主情节还没写到

>>BUG肯定有,lo主励志做一个考据党但是失败了(*/ω\*)

>>来更一发证明这篇没有坑!!不论怎样这篇要到授权了都不会坑的!!只是手速堪忧_(:з」∠)_

>>标题格式换一下,第三章没写完就先用章名啦(*/ω\*)



章一·纯阳雪

章二·朱砂痕



章三·空山月>>


五更天之时余溯央悠悠转醒,天还昏暗着。他惯常这时候起,倒也不觉得困乏。叠了被衾点一盏油灯,他推开木格小窗,冷风一股脑地灌进房来,冻得打了个激灵,更觉清醒些。提剑挽了个剑花,他才想着找个偏僻地界试试新学的招式,就瞧到对面屋子门户大敞又没有燃灯。摇摇头叹了口气,溯央放下剑快步踱到衣柜前,伸手扯了件兔毛小袄,也顾不得拾掇好就奔出门去。

那人在镇岳宫上又坐了一宿,不定冻成什么样呢。

溯央眼力好,过了天街口的牌坊就瞧见镇岳宫上隐约有一人影,不作他想,定是云清了。



那人周身荧光如鬼火,缠绕升腾流转不息,冬夜里天色尚未明,看了更觉冷涩。溯央倒是松了口气,习武多年,再有心不在焉,习惯还是如影随形。气劲护体,是闯荡山河时就惯了的,一时没了清冷光色便觉得心有不安。不过华山之巅安生得不似人间,这气劲少了防身之用,还可以一御山风,倒也是有一用之地。

云清还是穿着那身抚宁袍,远看没有差别,可溯央知道,虽被好好保养着,那袍子到底已是十余年的物什了,一水儿蓝已被洗得发白,也磨毛了边。西湖叶家二小姐见了不落忍,也曾叫人缝了几件衣裳送她。上好的江南绸子,合着观内惯有的衣着挑了蓝白色,边角飞针走线绣了些道家纹样,用的是银线。老工匠做出来的还是老道,这好料放在叶家仓库里未必显眼,经匠人日夜修缝就成了不可多得的好衣裳,既有道家风骨,复有江南烟雨之意,让粗人看了也忍不住叹上一句。叶家小姐用心至此,云清也不好不收,只是边边角角都折好放进了木箱,甚少拿出来穿。云清总说叶家手笔,阔绰也贵气。那叶家小姐听了也不气,入了秋又差人取了塞外的兔皮,一块一块细细密密缝了,又不远万里送来这华山。藏剑的俾子看溯央欲言又止,像是拿不定主意,转身要往云清那去,笑着拦下了他:都说这华山之巅常年冰雪不化,时间长了便不辨年月,俾子这趟来才算知晓。雪难消,人心也凉,待久了难免如此。小姐说,卓姐姐待他人好,却甚少仔细自个儿。这衣裳小道长且收着,三九天帮忙照看着卓姐姐些,也不负了小姐苦心了。

再推托,那俾子登时变了张脸,有怒又有怨。

小姐说了,卓姐姐嫌以往的衣料贵气了,怕是偿不清人情——那是她节俭惯了。这兔毛搁在庄里也不是甚稀罕物,放着也是没处用,特意缝好了,料子未必抵得上老匠人月把工钱。小道长要是不收下啊,俾子可就拿去穿了。小姐问起来,也好有个交代。

话至此,溯央也只好收了,放在柜里最方便取用之处。都是心意,驳了江南叶家的面子也是不好。

可打从心底里,溯央还是不想用上这小袄的。


倒不是说卓云清自个儿没得新衣裳穿。她衣箱里一套极元袍也是细细叠好了的,只是若非逢年过节观内集会,甚少拿出来穿。溯央曾问过为何。彼时的他跟着云清初回观内,哪哪都是新奇,也吵着要见上一见那时尚不算多的极元衣。云清听得了他抱怨,也不着恼,只是微微倾身帮他理好了新领的发冠。

观里的发冠沉也不沉?

对上那人笑语焉焉,溯央也只好老实答了。

那便是了。纯阳发冠可是被叶家人问过会不会碍着撑伞的,既高又重,溯央不是憨傻孩子,换做是你,戴是不带?

央难得认真想了,又心有戚戚地扶了扶自个儿的发冠,“师姐穿这一身就好看。”

师姐穿什么都好看。

那时的他思虑单纯,甚事都想不远也想不深,被云清绕进去也尚不自知。到后来,看了几轮岁华摇落,又看着在兰若废墟那一招一式大开大阖飘若飞仙的身影,他忽然就懂了。

就如那衣箱上的一方黄铜锁,精致小巧有样子。

锁了,便懂了。*



起落间已站在屋顶,离云清只有几步距离,那人却还浑然不觉。额发两屡垂着,鬓角松松挽了两个髻,两端各坠了一颗冰豆种方棱坠子并上海蓝珠雪色绸子,脑后自髻下至鬓边复系了一方轻薄素白蚕丝巾子,欲透又遮地罩着青丝在气劲之内无风自起。这番穿着说着繁复,其实比寻常人家好的也就只那耳畔两颗坠子了。冰豆水头好,不是观里常有的,来历自然有说头。曾有人啊,在这抚宁冠经手之时特地换了,说单这冰豆也还是配不上云清,更何况观里给的粗豆青了。待到他荷包沉了,定给云清换个顶好的冰种坠子。

这些溯央自是不知晓,都是旁的师兄师姐讲予他听的。奈何这许多年过去,身上的抚宁袍都洗得不似新物,那方棱坠还是旧时两颗,不曾换过。

云清身边放着个粗瓷坛子,上的釉不甚仔细,装得却是天街最好的酒,饶是在寒冬夜里,也沁出阵阵醇香,氲出一派暖润绵长。

可这衣这酒,也扛不住人在本就高寒之地一坐一宿。

溯央想叹气,却又忍住了。这不是第一次,他半夜来这里寻人,也断不会是最后一次。

寻得了又如何,也只能给她披件小袄罢了。

身暖了,心又如何?


溯央轻声抖开了衣裳,一挥一转给云清披上。

不知是身上多了的重量还是听到了声响,她直愣愣地转过身来,颈子像是给冻住了,是连着身子一起转的。一双清泉眸子也被寒冰封了,叫人看不出其下簌簌流水。只是双眼乱乱扫着,没有落点,生冷僵直,落在溯央眼里,一举一动都是心疼。

但愿长醉不复醒。

只是人非草木,哪能一坛酣酿饮尽便悠然长醉无所记挂。

“师姐”,他双手按在云清肩上,微微用力,“师姐,我是溯央。”

是梦总要醒。

 





TBC




*木心《从前慢》

原句是: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新角色解锁啦。

关于余溯央小朋友下一更会讲一下他的身世问题。不用担心,主线还是江山雪的故事,溯央小道长是为主线服务的道姑还是道长的,小道长另有CP啦


极元就是破军,抚宁就是烛天。极元抚宁是纯阳衣服的名字= =强迫症上基三看了好久,烛天头是照着游戏外观写的哦【对莫名其妙的细节有执念

闭关修炼换了种写法,感觉这样比之前的更精致一点,个人还是蛮喜欢的【虽然写的时候累die

求求求各种意见看法!!来跟我说说话嘛_(:з」∠)_


评论(5)
热度(8)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