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江周江】Days

>>赶个生贺末班车!手速如我能赶上真是喜极而泣ww

>>非得挑原著背景的我又作死了……傻白甜略苦手_(:з」∠)_

>>不虐!不虐!不虐!

>>九水大大生快!!





荣耀闭服那天,江波涛特意赶了赶工作,早一点下班。

前台的小姑娘是今年新招进公司的,最后的面试官还是江波涛,不免跟他更熟络些。见他要早退,小姑娘也有点好奇地问了句。江波涛笑笑,只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嘘”的动作,然后指了指外边街上。

街对面的大屏幕上正循环播放着荣耀闭服的相关信息,小姑娘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隐约想起自家爸妈絮絮叨叨地说过,曾经S市本地的轮回战队有多么辉煌。

江主任好像是那个轮回战队的副队长来着?可他不是S市人呀?

小姑娘一头雾水地看着这个待人和善的前辈出了门左转,消失在车流人潮中。


江波涛并没有直接回家。地铁9号线坐到打浦桥,一号口出站。来过太多次,所有的路线都趁着年轻时安稳地记在脑海里。出了地铁口右转,左手边第二条巷子进去,躲开摩肩接踵的游人聚集区,走到弄堂深处。这是家非常小的店铺,店门还没一个成年人两手臂伸展开宽,而就是这里,能做出当地人都认可的本帮菜。


当然,在江波涛这里,当地人自然是周泽楷了。

两人退役以后都留在了S市。江波涛出钱,买下了S市南郊的一栋小别墅,两人便一起搬了过去。S市南郊跟S市本身几乎是两个地方。郊区没有高楼,没有地铁,出门就是一座大学城,四面都是田地果园,骑车十分钟就能看到大海。空气说不上特别清新,好在视野开阔又清净,夏天的海风也十分舒爽。

两人都有车,却不怎么开。从家到市区要两个多小时,也乐意坐着公交倒着地铁折腾。实在忙的时候干脆住在办公室,倒也没觉得不方便。

江波涛退役了以后在轮回技术部呆了几年之后跳槽去了完全不相关的企业,周泽楷则是回大学回炉重造了一遍又跑去大洋彼岸镀了个金,进了家外企。告别了枯燥乏味又充满激情的赛场,过起了了普通人口中的生活,两个人倒也都适应。说起来,若是没有遇见荣耀,他们所过的,也应该是这样的日子。


江波涛起身给一个老太太让了座,一只手抓着栏杆一只手拎着外卖,在摇晃的公交里稳定住身形,思绪却飘得有点远。


感觉荣耀就像是他江波涛,周泽楷,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年少时共同做过的一个梦一样。在这个梦里,他们哭过笑过努力过不甘过,拼尽全力在所不惜。幸运如他和周泽楷,都曾站在最高的舞台手捧奖杯,但更多的人只是一季之花,开过败过无人在意,满腔热血而来籍籍无名离场。

没人可以评判值不值得,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

而现在,这个承载了无数青春的梦,终于要醒了。



下车的时候江波涛低头看了眼手机,刚过八点。跟他预计的时间差不多,周泽楷大概比他提早一小时到家,前几天他出国跑项目时差还没倒过来,现在应该在睡觉。

打开房门时候江波涛就知道自己错了。屋里虽然没开灯,但客厅的落地窗前站着个人,不是周泽楷还能有谁。

周泽楷听到响动也转过身走过来,接了江波涛手里的外卖放在桌上,低头就把脑袋埋在江波涛的颈窝里蹭了蹭。

有点急切又略带迟疑。江波涛知道自己失算在哪里了。自己都心绪不安的今天,枪王大大想必也是一样的。

毕竟,那可是荣耀啊。


饭桌上少有的安静。平日里周泽楷少言惯了,江波涛也由着他。只是今天昔日的轮回翻译官江大大连自己都搞不定,更别说主动说点什么了。一顿饭的时间略显尴尬,周泽楷有点担心,主动提出来去海边散步走走。

初春的倒春寒还是挺冷的,两人裹了个严严实实,出门接受三月海风的洗礼。


出乎意料的,三月夜晚的海边还是相当热闹。多了很多之前没有的小吃摊和杂货摊,基础设施也更完善。单看那两条主街的交叉口已经有一点小市集的味道。年头里听闻要把南郊海边建成度假区,没想到这么快就小有规模。

这么想来,像是这样两个人一起悠闲地走在海边,也是好久没有过了。

不过到底是三月,海边原有的游乐园还没开放,印象里闪着五色霓虹的摩天轮也只能在路灯的映照下瞧见模糊的轮廓。沿着海岸公路一路向西,渐渐就没了人烟。路灯沿着海岸线从喧嚣处延展开来,闹事被灯火点缀,恍若隔世。

生生不息的浪合着风勾勒海湾的轮廓。月色清冷,照在水面也只映出一道银带子,旁的地方还是黝黑深邃,不可窥见。

无端地就想起了千波湖,不过也只有今天可以再去看看了。


江波涛踩着路沿跟周泽楷并排走着,周泽楷没走在台阶上,显得比他还低上几分。两个人安静地走了一路,最后还是枪王先发制人。

一大步跨出,周泽楷还在路阶下,却算准走位抢在了江波涛之前挡住他的去路。

“江,”他尚未走到下一个路灯的有效范围内,表情看不真切,眸子却亮得出奇,“后悔?”

江波涛有点愣怔,点点头又摇摇头,不动了。


后悔吗?

选择了荣耀,后悔吗?


“喜欢荣耀。”周泽楷往前迈出一小步,微微抬头,从不常用的视角注视着江波涛。距离太近,近到魔剑士能感受到枪王温热的吐息。

“喜欢荣耀,”周泽楷像是要确定自己所说的话一样重复了一遍,“拼过,和你一起。”

“所以,不后悔。”



江波涛突然就释然了。

自己到底在纠结什么呢?世事变迁在所难免。他们俩会因为年龄问题而退出职业圈,荒凉无人的海岸会繁荣喧闹,荣耀也会被更好的游戏取代。

而就算荣耀闭服了,也没有任何人可以轻易否定推翻,江波涛爱过,并且还会继续爱着——

荣耀,轮回,还有眼前这个人。

这是他的青春,他们的青春。他们的心跳曾那么强烈的鼓动过,在万众瞩目的赛场,在寂静无人的深夜,在热血沸腾的那些年。

无惧无畏,勇往直前。


江波涛微微低头,在爱人的双唇轻点一下。

然后那人就笑了起来,只是上扬了嘴角,却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笑。

他知道面前这个人从来都不需要太多言语。十年搭档,二十年相守,言语对他们从来不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一路走来,周遭的人事都在改变,但重要的就在身边,从未离开。

初心让我们相知,初心让我们相守。

而荣耀,就在心底最深处,永远的闪着光。

心火不灭,荣耀不败。



END




再来一遍!小江生快!!

比起来喻黄喻双花,江周江萌得还是挺晚的,基本原著快完结才有个大概的概念。但这篇突发生贺还挺顺利的,比起其他几个夭折的生贺来说_(:з」∠)_


说不甜的是你们的错觉



打浦桥那里确实是田子坊没错……不过没有那么一家店的_(:з」∠)_田子坊的吃的很好吃是真哒www


评论(11)
热度(22)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