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いかないで(1)

>>突发产物,灵感来自mafu版别走和日剧作别于今日。

 

>>借梗有。借梗多。私设有。介意慎。

 

>>有无CP请自由心证。

 

>>初稿未修改,意识流木有文笔。

 

 

 

以上OK??

 

 

 

BGM→まふまふ【别走】

 

 

 

 

 

 

 

 

 

明明外边是黑夜,灯管却把走廊照得明晃晃的,没有黑暗的角落。这样反而不真实,mafumafu这样想。有光在的地方,还是有影子比较好。连影子都躲藏起来的光明,凛冽又严肃,不是太过可怕了吗?非要说的话,其实还是有阴暗的地方的。每过一段距离,就会有两扇门,沉默地对峙着,从走廊这头延展,到走廊那头为止。黑洞洞的让人脊背发寒,像是能吞噬掉生命一样。

 

对,这些门确实能吞噬,连同精神和肉体为一体的生命。每当里头有光亮,就有新的生命住了进去,每当光明熄灭,生命就会被掠夺,直到光明长久地不再亮起时,又会有新生命住进去。

就是这样一个地方,黑暗伙同消毒水和恸哭,消磨着生命的刻度。

医院就是这么一个地方。



mafumafu停下脚步,他知道他的目的地到了。不用思考,不用怀疑,在这么规律的空间里,也不用害怕迷失。从他的病房出来向右手边走,过了一扇门,在第二扇前站定。他探头向里边望了望,整个病房安静地毫无生气。稍等了一会儿让眼睛适应黑暗,mafumafu走了进去。床铺整齐,窗帘也没拉,一切都回归最初的样子,丝毫没有住过人的痕迹。是出去散步了吗?mafumafu这样想着,扶着床尾的栏杆坐了下来,准备等一会儿。

黑暗里连时间都是模糊的。mafumafu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也许是十分钟,也许是两小时,然后他想起来了。

啊,suzumu困已经出院了。

就在昨天,那个人带着发自内心的笑,在医院门口跟他说再见。


他见过suzumu各种各样的笑。那是个很乐观的人,话语里带着对病症毫不在乎的态度,经常怂恿着mafumafu做些小恶作剧。

可就算是那样的人,在出院的时候也会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啊。那可真是耀眼到让人讨厌的地步,是真心对痊愈感到开心的笑。

太好了,终于可以不用待在这里了的,笑颜。



mafumafu踱到房门口,那里是光明与黑暗的分界线。他毫不犹豫地垮了过去。

纠结于这种事是没有意义的,mafumafu心想,对,只会给别人添麻烦而已。



只是个偶然。

从suzumu的房间走回他自己的,必须要走过一扇门。以往这扇门后边都是灰扑扑的什么生命体也没有,就像刚刚见过的suzumu的房间。这一次也是昏暗的,但却有点不一样。

有生命。这是mafumafu的第一认知。有个人穿着宽松的衣服坐在床上,虽然拿着勺子,却还是对着床桌上的食物发呆。

mafumafu突然开心起来,他退了几步去看墙上房间主人的名字,无声地拼出音节后就牢牢地记了下来。他准备去给这个新邻居打个招呼。



akatin再次住进医院时心情非常沉重。

原本他得的病有百分之八十的治愈率,几乎不用有任何担忧。初期质量也很顺利,半年后就出院观察,也没有过多地影响他的生活质量。

可就是在这平静的观察期里,还是发生了意外。鼻血狂流不止是又一次发病的征兆,他又被送进病房。

可这一次,医生却说,对不起akatin先生,这一次你对之前化疗的药物已经产生抗药性,治愈率只有百分之四十了。

然后他就被家人送进了据说更好的医院,躺在现在的病床上,开始新一轮化疗,并且趴着床边呕吐着。

然后他就看见了逆着光站在房门口的那个人。


那个人接触到他的目光,好像很高兴的样子,走到akatin面前。这时候akatin才发现,这是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身穿病号服,脊背被病症折磨得微微佝着。他伸手递出一个柠檬,akatin透过眼前被放大到过分的黄色水果,看到那人深红的眸子在黑暗中闪烁着艳丽的光。

然后那人绽开一个笑颜:“闻一闻柠檬可以止吐哦~”

“tin桑好,我是隔壁的mafumafu,请多指教啦~”

 

 

 

TBC……大概_(:з」∠)_

 

 

 

 

 

消灭十月零更我来啦~其实十月有写一个非常费力的东西,但是暂时不能放上来_(:з」∠)_为了维护月更的尊严开了这个坑

 

本来已经想出唱见坑了,小天使一首生日曲又把我拉了回来……真不愧是本命…………放我出去啊?!?!

 

小声说一句不相关的,茕茕卡了嘤嘤嘤

 

嘛,虽然这个文大概会跟着作别于今日的走向,但还是有不一样的~请不要大意地催更吧_(:з」∠)_

 


评论(6)
热度(22)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