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双羊BG】茕茕(一)

>>灵感来自于基三专辑《十方天华》里的纯阳曲《江山雪》,配合BGM食用效果更佳

>>BUG肯定有,lo主励志做一个考据党但是失败了(*/ω\*)




以上OK??


章一·纯阳雪

 

 

从大漠一路匆匆赶来,直到呵出的气变成肉眼可见的白色水雾,卓云清才意识到自己已经一脚踏入昆仑的地界。原本寂寥无边的漠海已远远的甩在身后不见踪影,而未知的冰天雪地才刚刚现身。

卓云清拢了拢身上的衣物。本是用来抵御风沙的单薄面料自是防不住迎风而来的瑟瑟。加快了步子,她想,是时候找家店铺换身衣服了。

 


对于冰雪,卓云清其实并不陌生。

从小到大,驻留年岁最长久的地方便是华山之巅的纯阳观。而纯阳观终年不化的积雪,在印象中也总是那片茫茫的背景色,点缀在枯燥艰难的剑法练习之中。于是回想起来,那小小一隅也尽是染上雪的颜色。

但昆仑的雪与纯阳到底是不同的。同样是白色,纯阳的雪总伴随着同门笑闹的声响,悉悉索索落满肩头,舍不得拂去。而在昆仑,冰雪便是纯粹的冰雪。步行万里未必找得到一户人家,雪地下杀机尽藏。就算只是看着这雪,也会生出疏离之感——久视之则泪如雨下,双目刺痛。

昆仑大地,大抵也是如这雪一般,不近外人吧。

 

 

 

卓云清初识大雪,是在七岁之时。

彼时刚刚入了玉虚门下的小云清时常偷懒,修行也不甚用心。别家弟子对着木桩苦练招式,只有她偷摸缩在角落,见鸟雀飞过,便欢呼着要捉了去。负责看护初级弟子的师姐也管不住,便命她去太极广场找柒柒师叔领任务,帮观里做些杂事,总好过闲散着晒太阳。

久而久之,小云清本家的功夫没练起来,倒是一身飘逸洒脱的纯阳轻功越发像样。

 

一日,小云清从师叔那里领了炼丹之命,便要去收集材料。听得材料多出自山野间鸡鸣狗盗之手,也不甚在意,权当这炼丹犹如扫雪一样是件易事。

直到气力将尽到标记地点,小云清才隐隐觉得不对——往日里师叔哪里交予她过路途这样遥远的任务。想起领命之时身后的师兄师姐的嬉笑,小云清有了头绪——这是师叔要给她下马威呢。

小孩子心气足,想明白了便也没放在心上。哪里知这炼丹之命是师门任务里出了名的难,寻常弟子第一次去,想不迷路也要花十足十的功夫。小云清如此顺利,多半是仗着自己轻功好又运气上佳罢了。

此时的小云清双脚点地,踩实了之后还有心思掸掸身上的落雪。虽说没有勤于练功,她毕竟还是个女娃子,又爱惜得之不易的道袍,走到哪里都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安静地伏于一棵雪松之后,敛气屏息,小云清探了探头,又赶忙缩回来。

她埋伏的大树之后,正有一群鸡鸣狗盗之辈架起篝火围坐一团,大肆喧嚷着。

污言秽语随风声传来,一向身处勤俭自持的纯阳观里的小云清哪里见识过,听得直皱眉头。

定了定心神,翻手抽出背上久未出鞘的剑,默默念起紫霞心诀,双眼直盯篝火旁拍拍土站起来的那人。

一击出手。

疏于练习的后果就是,这一击堪堪从人群中略过,却并未命中一人。篝火旁的小贼全数被惊动,骂骂咧咧地向她冲来。

错失先机,小云清心下一凛。之前修习剑法,从来都是对着木桩,至多也只是同辈间相互比划,少有真正出手的时候。书到用时方恨少,习武也是一样。琢磨着是不是刚才口诀有差才误了准头,重新运功才发现身旁已围了四五人。匆忙间打断四象轮回,又念起六合独尊。

只是这六合剑法虽为群攻,到底是比主攻一人的四象轮回伤害差了些。平日里初级弟子们修习四象两仪是为多数,小云清偷得这六合剑法,也只是顾着心经念起之时内力化为一柄柄利刃萦绕周身颇为好看,可以和同门炫耀罢了,并不曾认真修习,更枉论用出效果了。

打人不疼,可自己受着疼。眼看自己心爱的道袍上添了血痕,面前四五人并未被削弱多少,小云清心里着急,心经便念出了差错。

就在她觉得自己这趟别说取得炼丹材料,可能要暴尸荒野的时候,她突然发现,面前的贼人都点了穴一样被定住了。

心下一阵狂喜,稳稳心神,小云清选择逐个击破,又运起了四象两仪的成套剑法。

 

看着贼人倒下,小云清才松了口气。搜了搜身,果然发现了丹药的用材。小心翼翼地装进粗布腰包里,她才得空转着身四处打探,看是哪位同门帮了自己。

玩笑话,她才不信鸡鸣狗盗之辈会自封穴位被动挨打。

 

这时她才看到远处的另一棵雪松之后,影影绰绰有一身影。

运起轻功,略过十数尺停在雪松前。直到飞过这段距离,小云清才暗自心惊——紫霞气劲最远不过二十尺,多了便要失效。这帮自己一把的人,不是精于紫霞一脉,便是在预估距离上天赋过人。不过不论怎样总是要道谢的,正好瞧瞧是哪位同门,说不定还可以讨上几招。清了清嗓子,有模有样地学着柒柒师叔开了口:

“在下卓云清,玉虚门下弟子,方才多谢同门搭救。”

雪松之后悠悠转出一人。

一样的纯阳初级弟子衣着,黑边裁着蓝白的道袍不染纤尘,头上发冠挺立,硬是被这人穿出了英气之感。眉目并非多出众,凑在一起便是讨人喜爱。轮廓还不甚分明,带着点模糊性别的柔和,正是一位少年。

少年并不多言,只是点了点头示意不必言谢,就抽身而去,只留给小云清一个翩然背影。

看着几起几落之后身影消失不见的少年,小云清努力思索着,还是没想起这人是谁。

真是稀奇,看着少年年纪应是与我同辈,可并没有听相熟的师兄师姐提起过同辈里有个剑法如此之好的同门呀?那一招定人的招式也是初级弟子可以习得的?

小云清不解地敲着小脑瓜,思索着自己究竟逃掉了多少修行。

也该好好练一练了。连鸡鸣狗盗之辈都打不过,回去是要被师兄弟们笑话的。

把手中剑重新放回剑匣,小云清摇了摇头清空思绪,提起一口气向着丹房老君宫飞去。

 

 

 

到老君宫时天色已晚,小云清一合计,便打算先住下,待明日将丹药练成,再向柒柒师叔复命。

倒不是怕黑,实在是第一次炼丹,掌握不好火候,要时时看顾好丹炉。有了前一次取材的坎坷,小云清这次可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生怕出错,误了这好不易取得的材料。

只是小孩子心性,又有白日里一番劳累心惊,到了三更天的时候,着实撑不住,还是坐在丹炉边支着头睡着了。

 

 

小云清在鸟鸣中悠悠转醒时尚未天明。华山之巅被深沉的蓝色包裹着,依旧静谧不曾醒来。整个老君宫只有云清面前的炉火亮着,忽明忽暗地映照出见方温暖。她迷迷糊糊地盯着炉火看了好一阵,才一个激灵蹦起来,忙着查看火势丹药。

丹药已快练成,见没有差池,她便跑去柴房又抱了一堆木柴回来,往炉火里添了。

起身拍拍手,伸了个懒腰,才觉察到天将明未明的清寒。

缩缩脖子跺跺脚,闲不住的小云清决意四处走走。

 

不知何时又下了雪,算不上是鹅毛大雪,也并非似传言之中江南之地细密如雨。这里的雪是只属于高山的雪,到了山下便成了雨。山势陡峭,山风凛冽,山壑之中隐隐有呼啸之声。若从山下眺望,只怕这群山之巅都是见不到的。只有云雾悬于山腰,山顶积雪终年不化,与山脚又是不同景致。

正是这样的状貌,造就了纯阳的雪。

雾凇挂于树,琉璃悬于檐,举目四望皆是雪般颜色。也是这雪造就了华山。

 

小云清自然顾不得这些。比起远眺赏雪,她更喜欢运起纯阳独此一家的轻功,或循着奇峰异石跃向山巅,或凭虚御风,感受着雪片被气流带动,横斜着扑向身后,带动道袍猎猎作响。雪中飞独有一番乐趣,只是循规蹈矩的纯阳子弟无法想象罢了。在那强风和冰晶迎头扑面的强压之下,才有更强的睁开眼看看这世间的愿望。师姐曾教训她,说这性子要是个男娃子也罢,偏偏是个小姑娘家,小云清也不甚在意。

这小小的纯阳观,这偌大的华山,在小云清心中不过是一个家字,所以恣意妄为。换个地方,便现不出如此姿态了。

 

而现在,精力充沛的小云清发现自己到了一个不甚熟悉的地界。似是一处建筑,可破破烂烂的样子又定是无人在用。小云清沿着周遭走了一圈,见围墙也是断壁残垣,心下一动,便记起此处应是兰若废墟。只是想闲逛一番,没想到起落间已走出这么远。小云清有点心虚,又惦念炉里丹药,只待休息片刻,就要提气飞回。

此时此刻,在无声飘落的雪里,静下心来的小云清听到了不同的声响。

像是剑刃破空。

按耐不住心思,小云清看看尚未完全明了的天色,还是决意去那声响处看上一看。

 

 

兰若废墟院中,一棵枯木立于空旷的雪原,一位少年站在树下,看着手中之剑。就这样默默伫立了许久,他终是重新提剑,一手横剑于身前,一手两指并拢伸直置于剑尖,眼睑微合,周身气息萦绕流转,竟是在未明天光里显出光亮来。

小云清暗暗惊奇,她从未见过谁人气息精纯至此,便放轻脚步,悄声靠近,想看得再清楚些。

是四象轮回!

少年之剑所指的并非小云清的方向,所以看得更清楚。随着这一剑,剑气自少年周身喷薄而出,竟是达十余尺才消失不见。

这可不一般。要知道,少年的身形看上去也就十几岁的样子,虽说用的是纯阳紫霞一脉基础的剑法,可这个年岁用到这种水平,实在是小云清闻所未闻。

清晨便去往道场练剑的也不乏其人,可在这偏远一隅渺无人烟之地,天未亮而独自练剑的,这少年也是小云清所见的第一人。

他是何人?为何独自一人?又为何在此处?

心痒难耐,她也顾不得本是偷看,只念着能再近些,脚下便生了动静。

谁知少年身形未动却是剑锋一转,未加思索下一招便接踵而至。脚下光晕流转,银蓝色的太极图谱随即而生,芳华一闪,带着不容置疑的生冷,剑气便迎面而来,直指云清。

她并没有躲。即使两人隔着甚远的距离,小云清也能感受到那剑意中的凛冽——就像是华山深渊内的风,无形无影,无法捕捉,却呼啸着从耳边掠过,带着一往直前的意气风发和无拘无束的灵动,连鬓角未束好的细碎发丝也一并带起。

眼前的人,好像整个人都浸在这剑气之中,和剑意融为一体了。

小云清震了一下,生生后退了一步,扶着残墙才稳住身子。眼睛却一直紧盯着少年,不曾离开视线。

 

她看到了终其一生都无法忘怀的景象。

日出于东山之上,光以无可阻拦的态势,肆意铺满山坡。落雪也褪去了略有暗淡的白,被染上绚丽的光辉,映落眼底,闪耀着柔和细碎的光芒。

而少年持剑姿势未收,在初生的阳光下伫立成墨般的剪影,分毫毕现。

孤寂一人,却又生机勃勃。

像是出鞘的利刃,是少年人的模样。

 

虽从小生活在白雪茫茫的清静之地,小云清从未像此刻这般清明。

雪原之上,落雪纷飞,雪一样的人静静站于其中,似与天地融为一体。

小云清突然觉得眼前人姓甚名谁无关紧要。她已经认出他是为何人了——正是昨日救她于水火的那个少年。

无关衣装,无关样貌。只是那一招一式,剑气之中剑意内敛,可又带着无法掩尽的少年意气,云清所识,只有一人。

忽然就懂了师叔口中常说的那句话:

    只问真君何处有,不向江湖寻剑仙。




TBC


每篇文都要变成有生之年系列我也是蛮拼的

从CP14买了《十方天华》之后就很想写这篇啦,《江山雪》真的超好听的我来卖个安利(*/ω\*)

原曲就是BG不好改成BL啦,不然感觉怪怪的……

lo主基三本体小黄鸡,所以技能啥的肯定有BUG,欢迎小天使们指出ww

lo主超寂寞的欢迎找我说说话_(:з」∠)_

最后我一定要抱怨一句,买了设定集才知道纯阳族谱真TM乱啊……

评论(17)
热度(14)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