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夏令时记录(下)

>>灵感来源于阳炎的summer time record,配合BGM食用更佳

>>mafutin&tinmafu无差

>>又名       你有本事刷好感度,你有本事告白啊  

>>ooc,ooc,ooc

>>小学生文笔,少女心爆棚

以上ok?



05>>


「それ」はどうも简単に 思い出せやしない样で

今になってなんとなく 気付けたみたいだよ


虽说akatin宣称自己在看大海并且邀请mafumafu一起去玩,但他并没有想到这真的促成了一次出行。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只不过是无忧无虑的元气少年akatin思考人生的一瞬间走神而已,但当mafumafu在假期快到来之前提起这件事的时候,akatin还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tin桑如果忘记了就算了……”

“没有啦,记得很清楚哦。”

“那明晚放学一起走?”

“好诶!”


是第一次和tin桑一起走。

直到不远处的akatin挥着手推着车跑过来,mafumafu才后知后觉有了这样的意识。

tin桑真是一个很神奇的人啊。明明唱起歌来能唱到好多女生都达不到的key,也有很萌的尾音,但生活中却是个安定可靠的人呢。料理很棒,虽说不那么注重搭配,但比起365天宁可有360天叫外卖的自己来说已经很勤劳了。钓鱼很厉害,行动力很高,如果有女朋友的话大概会是个男友力很高的人吧。

“……那可是我第一次钓到那么大的鱼啊。mafu?mafu?”

“……诶诶?什么?”

“你有在听吗?”隔着一辆车的akatin露出不满的神色,“什么啊笑得那么鬼畜。”

“tin桑是个误闯了魔法师城堡还顽强地活下来了的骑士哟~”

“……果然没有在听。中二也该毕业了吧你,还有顽强是什么啦,不应该是打败了魔法师的英勇的骑士吗?”

“诶是这样吗Σ( ° △ °|||)︴”

“哈哈哈哈mafu你反应好可爱。”


“那么,是mafu你说没有骑车就推着车一起走吧,这种走到一半就不要走下去了是怎样啊?”

“走不动了……”

“早就说不如我载你……闹什么别扭啊……”

“可tin桑说很近的!”

“那不是相对于自行车来说嘛,而且走着也真的……不算太远啊”akatin是真的不理解为什么他们俩走得那么慢,明明自己以前走到海边一点都不觉得累,可面前的mafu已经单手撑在自行车后座上微微喘气了。

“前边有个便利店,走到那里休息一下吧?”akatin指了指车子,“走不动的话我载你。”


Akatin拿着红茶走回来的时候看到mafumafu不知道从哪里又拿出了他的速写本。

“你啊,这么喜欢画画,是怎么不被人发现的?”

“唔……平时不是我在画,是teru在画哦。”

“?”

“mafuteru!是mafumafu的守护神哦!”接过了akatin手中的杯子,“诶是热的??”

“你不是肠胃不好嘛,热红茶暖胃的。就算是夏天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akatin习惯性地无视中二,接下了mafu的问题。

小口啜饮了红茶之后,向后倚着椅背,mafumafu露出放松的姿态,像是懒洋洋的晒太阳的猫“真羡慕akatin未来的女友啊……”

“哈?”

“tin桑这么会照顾人,会很抢手啦,在女孩子中间。”一脸计划通。

“这样吗……”akatin已经转移了注意力,翻起了被冷落的速写本“呐,mafu你本子上画的都是你自己吗?从第一次见到就想问了。”

“是的呦~脸上的是条形码,扫一扫就可以进入结界!”眼中是掩饰不住的兴奋。

“我理解你为什么会没有朋友了。”啊啊,简直就是活在不同的次元。

“别这么说嘛,我也可以给tin桑画二次元形象啊……”但意外的很可爱。

“那就麻烦你啦画伯mafumafu君。”

“要好好地感谢teru啊”


红茶的热气氤氲开来,很快就被便利店空调的冷风驱散。但隔着细微热气而生动起来的笑颜,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也还在记忆中闪闪发光。

蝉鸣被隔离在窗外,路灯渐次亮起。晚归的学生们高声谈论着陌生又熟悉的话题,笑闹着走过坡道。声音被海风延展到遥远的不知名的地方,又好像充斥在狭小的街巷。

似已走远,又不曾离去。

连同那些名为青春、梦想、温暖的东西一起。

雍长又烦闷的夏日,好像,也不那么难熬了。


直到最后,akatin和mafumafu也没有走到海边。

但那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了。


总觉得「那个」好像 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回想得到的

总觉得事到如今 好像总算察觉到啊



06>>


あの日に迷い込んだ 话の事も

独りぼっちが集まった 子供たちの作戦が


一次愉快的海边出行并没有改变学期末低沉又浮躁的气氛。

从下午起akatin就明显的闷闷不乐。原因并不难猜,大约就是这不期而至的大雨了。

而这坏心情一直持续到akatin补完课,随着下课铃转变成了忧虑。

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没有带伞!!为什么雨都下了一下午了还是没有停啊!!


这样烦恼着的akatin,在看到倚在教学楼内靠近大门的长椅上睡着的mafumafu的时候,怒气值瞬间清零。

有点惊讶于自己心情的变化,不过对象是mafu,便很快地坦然接受了。

一遇到关于这个孩子的事情,akatin总能很耐心。

原因不明。


借着平常不能轻易看到的视角,akatin心满意足地低头看着。

虽然醒着的时候总有点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但其实是怯生生的很渴望与人接触的孩子。不知道如何相处、如何说话,害怕出错,很认真的烦恼着这些问题。

眼前的男孩子还带着点稚气,棕色的头发因为倚靠在墙上而略微凌乱,毫无防备的睡着的样子,是这个世界最珍贵稀有的狡黠和天真共存而显现出的姿态,不合常理。

但深红色的双眸一旦睁开,其中迸发出的光彩,是任何人都无法不重视的吧??活力满满。

毕竟mafu,是冒冒失失又不可思议的异次元魔法师啊。

Akatin忍住笑意,弯下腰,故作严肃地在mafumafu耳边清了清嗓子。


被教训了呜……

这是mafumafu彻底清醒之后的第一认知。

眼前的tin桑看起来还在生气的样子,有点可怕。但为什么生气呢——

“mafu不明白!”

“是说你怎么坐在这里就睡着啦!外边还在下雨天又有点冷,会生病的!”虽说之前是佯装生气,但说出自己的担心之后却也认真了起来,“怎么不回家?”

“没有带伞……”

“如果我没路过发现你,你是不是就要睡到明天了?”

“睡着不是有意的……”mafumafu抬起头,有点歉意又有点期许地看着akatin,“tin桑带伞了吗?”


后来两人还是举着书包跑回去的,笨蛋一样。

    

Akatin不喜欢雨水触感。虽然闷热的天气不招人喜欢,但雨水打在衣服上,薄薄的衣料被浸湿,身体被迫降温,冰冷中和着夏天的灼热变得黏腻,很不舒服。所以即使第二天上学的时候雨已经停了,他还是拿了把雨伞出来。

傍晚下起雨的时候,akatin庆幸自己做了这个明智的决定。


二年生已经放学了,教室里的人陆陆续续离开,只剩mafumafu。

迷迷糊糊地站起来,他花了一段时间理解了眼前的情况。整个身体散发着不正常的热度却依然觉得冷,脑袋酸胀得像是发酵的面团,四肢酸软无力,眼帘沉重,只想要找个地方蜷缩起来。

外边又下雨了,没有带伞,这样的自己大概撑不到回家。

在叫嚣着放弃思考的纷乱大脑中梳理出这个想法后,于[会被训]和[要死掉了]之间,mafumafu几乎没有犹豫地放弃抵抗,浑浑噩噩地朝三年生教室走去。


虽然只是无意的一瞥,akatin还是看到了在教室窗外晃来晃去的mafumafu。

看看手中的课本,akatin想了想,还是溜出了教室。

刚刚在教室里没有好好观察,现在也不用观察了。责备的话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确认情况后却再也说不出口。

意识里划过的只有不断重复的一句话。

Mafu不对劲。


那个少年一直以来都是安静的。自己唱歌,自己画画,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对突然闯入的自己会不知所措,流露出毫无防备的一面。不是警惕的、浑身上下所有的毛都竖起来的小动物,不许陌生人踏入自己的领地一步。真要比喻的话,大概说是幼兽更贴切一点。懵懂又小心翼翼地对待未知,不抗拒的姿态,好奇得像个孩子。

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不聚焦的眼睛里如实倒映着自己的身影,却看不到一点生机。


Akatin感受着从自己掌心传来的对方额头的温度,看着面前烧得晕晕沉沉语无伦次,但说出来的话重点都在[不去医院]这点上的mafumafu,露出焦躁的神色。

Akatin第一次见识到mafumafu的固执。

不愿意去医院,不管怎么说都不要去。

“啊啊受不了了!走吧我送你回家!”


特意把伞撑得高一点,让比自己高出10厘米的mafumafu不至于撞到头。

以往这种时候,akatin都会介意自己的身高。但这一次没有。

旁边的大男孩几乎整个人挂在akatin身上,比正常体温高的温度隔着薄薄的衣料清晰地如同烙印,似有似无地触碰到不仅是肢体,还有心。

恼怒,懊悔,不安,焦虑。各种无以言表的情绪充斥脑海,随着一步步踏着雨水的步子,在伞下这个小小的遮蔽处交织碰撞生发,最后尘埃落定。

满满的都是心疼。

于是一路朝着mafumafu家行进的akatin丝毫没有发现自己身上淋的雨,比昨天一路狂奔回家还要多得多。


啊啊,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还有误闯进那些日子 这种种故事

聚集起了孤独的人 小孩子们的作战



07>>


騒がしさがノックして 生まれた 感情さえも

头に浮かんでは萎(しぼ)んだ 「幻なのかな?」

泣かない様に、吸い込んで 「さようなら」しよう


雨的声音。车子驶过的声音。呼吸的声音。

雨还在下,路过的车子快速地将车灯从房顶的一边拉向另一边,短暂的弧光闪过,目之所及再次恢复成明暗暧昧的空间。悠长的呼吸没受任何影响,依旧回响在耳边。

是在家。Tin桑把自己送到家里。现在趴在床边睡着了。

有了这样的认知。


意识还是昏昏沉沉。Mafumafu只隐约记得自己在催促下摸出钥匙,被送进浴室,被拉出来吃药,被裹进被子里。之后药力发挥,他就睡着了。

在看到akatin的睡颜之前,mafumafu对于谁在照顾他几乎已经没有印象了。被病痛剪辑过的记忆里,细致入微地照顾自己的人容颜模糊。但温柔的语调,温暖的感知,即使是药力副作用,也没有被侵蚀掉。

就是借着这一点点的感觉,才能在看到akatin的瞬间想起。

糟糕,又麻烦tin桑了。


最近,总是习惯性地去依赖这个人。

每天的便当,温热的红茶,傍晚的自行车,下雨时的伞。

中二的话,不切实际的想法,任性的行为,容易生病的身体。

从认识开始,一直一直,都辛苦tin桑了。毕竟对方也只是比自己大了一岁的男孩子啊。

这么想着,又忍不住偷偷去看睡着了的akatin。屋内没有开灯,其实看得并不真切。模糊的剪影,只在有车辆偶尔驶过的时候才会变得清晰立体起来。

但只要剪影就够了。只是剪影的话,也可以认出tin桑。

Tin桑就是这么特别的存在。


mafumafu觉得安心。重新闭上眼睛,这一次,就算没有感冒药里的安眠成分,也可以睡个好觉了。


只是mafumafu怎么也想不到,这份心安,很快就迎来了终结。

只用一个晚上。只到第二天看到已经提前离开的akatin留下的字条。

但现在,他终于沉沉入睡。


喧闹向我敲门 就连产生出的 这份感情也好

浮现脑海而又枯萎 「难道不过是幻象吗?」

不让泪水流下,深深吸了一口气 来说「再见」吧


Mafu:

药放在桌子上了记得吃,记得带伞。

还有,过一阵子我就要搬家了,以后要照顾好自己啊。



08>>


痛いくらいに现実は 足早に駆け抜けた 

    年を取った现状に 浸ってたんだよ 

    

日子一如往常,像是直线一般向前方无限延伸。新学期开始,Mafumafu又恢复了买午饭和不用去天台的日常。似乎是比以前轻松一点、安静一点了,但又似乎没什么变化。

除了那场突如其来的分别。但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Mafumafu觉得,这只是生活中微不足道的插曲。他经历过很多分别,升学的离别,转学的朋友,搬家的自己。一直一直,都在重复经历着这种事情。所以早就该习惯了。

应该要学着习惯了吧。


Akatin走的那天,mafumafu没有去送。

自认为不是那种可以笑着说[没关系一定还可以再见面],过去也只会哭丧着脸,还是不要给tin桑添麻烦了。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总是用自己的事给tin桑平添困扰,至少最后一次有点自觉。

因为Tin桑是重要的人啊。


直到友人soraru抱怨[为什么自动贩卖机的咖啡欧蕾会是冷饮啊……用冰冷的手握住的时候连心都冷了]mafumafu才意识到,已经快到新年了。

这在往常简直不可思议。Mafumafu深知自己怕冷的程度,所以对于冷的敏感是本能的深深地刻在了这个身体里的。

对着冰冷的空气呵出白气这种事对于mafumafu是不存在的,因为早在气温下降到眼睛可以看到水蒸气之前,他就会戴上厚厚的口罩了。


那么……努力忽略的,是什么呢?


夏天与akatin相处的那几个月太过短暂,时间的洪流冲刷一遍,就像是要消失了一样。

是真实的吗?mafumafu常常会这么想,那个充满了热气、吉他、速写和歌声的夏天,真的真的存在过吗?

为什么过了好久的现在,还那么清楚的记得呢?



跨年的晚上,mafumafu穿戴整齐,对着厨房里还在做饭的母亲喊了声[我出门啦],便走进了寒冬的凛冽中。

说是凛冽并不太恰当。从充满暖气的房间里出来,身上还带着温暖的幻觉,冷气是渐渐入侵,一层层剥掉假象的。这个过程非常缓慢,直到mafumafu走到上一次来过的便利店,才发觉自己手脚已经僵掉了。

那就进去暖一下吧www


走进便利店的瞬间感受到屋外强烈的温差,空调供应的已经从夏天的冷风变成了暖风,不变的是,温度总是令人舒服的。

于是便利店员工的笑容也变得亲切起来。

“一杯热红茶谢谢。”一定是空调的作用,交谈才会顺利。真狡猾啊便利店。

今天的mafumafu君,依旧对自己的人际交流充满了不自信。


然后便继续上路。

没有在便利店停留的原因,mafumafu想,大概是怕自己半途而废。

上次和tin桑没有走到海边,一定是他俩在便利店里耗太久了的缘故。那时候觉得,[ 只要和tin桑在一起,去不去海边也没什么差别了 ]

抱有这种想法,果然不行啊。

所以要快点走了啊,毕竟这次,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看到了大海。这是mafumafu的第一反应。

什么嘛,原来顺着便利店旁边的岔路口,转个弯就看到了。

但是有什么不一样。

记忆中夏天在天台上看到的海不是这个样子的。是蔚蓝的精灵。海鸟从头顶飞过,应和着白浪,追逐着艳阳,唱着回荡在海天间的歌。

是更加欢欣雀跃、热血沸腾的感觉。从深蓝到浅蓝,层层叠叠、无穷无尽、让人忍不住去拥抱的、属于夏天的感觉。


冬天的海沉默寡言。

在没有海鸟、蝉鸣和日光的傍晚,冬天的海平静地翻滚,褪去一切装饰,变成了最本来的面目。耳边的海风呼啸而过,mafumafu觉得围巾都要被吹走了。

像是静静等待猎物的巨大怪物,走近一点的话什么都会被吞噬掉。

魔法使mafumafu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但他还是没有停下脚步,最后穿过了沿海公路,隔着一道护栏,直直地望着大海。

站在怪物面前的魔法使毫无畏惧。孤独寂寞从来不是mafumafu害怕的,长久以来陪伴身旁的,也就是这些了。

可他站了好久,突然就有点难过。

啊啊,果然错过的东西再来看的话,就不是原本的样子了。


手里的红茶不再温热,mafumafu想了想,还是把它扔掉了。

那就回去吧。


叫人痛苦的现实 飞快地走过 

随着年岁增长 早已沉浸于现状之中啊 



09>>


君はどんな颜だっけ なぜだろう、思い出せないな 

 

那天晚上,mafumafu做了个梦。

是小镇上的夏日祭。两个人约定一起去看烟火。可在祭典上闲逛着就忘了时间。直到第一束烟火在身后升起,才意识到时间到了。

来不及去之前说过的视野很好的山坡,相互拉扯笑闹着也只是跑到少有人烟的小路,双手撑着膝盖,停下来大口喘气。Mafumafu稍稍抬头,便看到一朵烟火堪堪绽开在akatin身后。

那是只属于夏日的花。花期只有短短一瞬,光芒却无以言表,遮蔽了星空淹没了月光,恣意地铺满天际。

akatin干净利落地扎起的发梢映上了绚丽的颜色,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也是能让人过目不忘的景象。远处有人在呼喊,欢快地语气把所有属于夏日的热情都点燃。

但mafumafu全然没有注意。他只是静静盯着akatin的眼睛——当然,对方时刻都充满活力的目光也落在他身上,甚至因为背光而显得更加明亮。

akatin嘴唇动了动。距离太近了,话语像是有实质一样穿透烟火的炸裂声,落入耳中,掷地有声。

[我马上就要搬走了,mafu不来送我吗?]


Mafumafu一下子清醒过来。

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他才确定刚才只是个梦而已。

自己并没有和tin桑一起去过夏日祭。夏日祭还没开始的时候,tin桑就已经搬走了。而夏日祭那天,自己也是宅在家里,无聊的打着游戏度过的。

初梦梦到这个,还真是……


不是的,明明不是这么想的。

Mafumafu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在原本就蓬松的头发被蹂躏地更加凌乱之后,终于停止了动作。梦境里的东西终究是虚无缥缈,意识回归后便会变得模糊混乱。

越是努力记起,越是分辨不清。


你那时候是怎样的表情呢 为什么呢,回想不起来呀



10>>


あの顷を思い出して 话をしよう 


直到很久很久之后,久到mafumafu完全不记得有过那样一个初梦,久到记忆中akatin的脸都已经不甚清晰,马上就要成为社会人的mafumafu在他最后一个暑假,坐在曾经与akatin一起喝过红茶的便利店的收银台前,百无聊赖地等着下一个顾客的时候,很多问题他才真正想明白。

有些事,只有在那个夏天,才是特殊的。

尽管之后你会有无数个冬天,可以反复回忆曾经的盛夏光景,但过去的事总归过去了。

而有些感情,迟钝地直到暴露在炎天之下,才缓缓复苏。

终究是错过了生根发芽的机会。

当你可以毫不在意地提起过往,就代表着,那对你已经不是非常重要了。

所以没有迷茫,所以不会难过。

它只是一个浅浅的痕迹,留在心口,是记忆中暴雨过后阳光的味道。

那么——



回忆起那些日子 来聊聊天吧 



END




首先谢谢看到这里ww

夏令时简直是lo主拖延症的最好证明。这篇的01是在寒假写下的,直到现在才全部写完【土下座。而且也没写够1W so sad期间经历了各种改剧情、改大纲、改结局……现在的结局是我最初最想表达的那种——青涩的,不知如何对待才好的属于少年的恋情,散发着青梅的味道,最后也只是生命中一段特殊的回忆了。所以说爱就要马上行动啊

写完也算解了一个心结啦www

再次感谢能耐心看lo主唠唠叨叨的你ww


评论(2)
热度(25)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