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荒

存文 刷屏
将国√凹凸√idolish7√fgo√法芙娜√刀剑乱舞√全职高手√唱见√基三√追番

夏令时记录(上)

>>灵感来源于阳炎的summer time record,配合BGM食用更佳

>>mafutin&tinmafu无差

>>又名      你有本事刷好感度,你有本事告白啊  

>>ooc,ooc,ooc

>>小学生文笔,少女心爆棚

以上ok?




00>>


不知道怎样的言语才能描述,少年青涩的爱慕和勇气。

只是想讲一个夏天的故事。



01>>


昨日も今日も晴天で 入道云を见ていた

怠(だる)いくらいの快晴だ 徐(おもむろ)に目を闭じて



Akatin一个人坐在天台上随手拨弄着吉他。风划过树梢,层层叠叠的树叶舒展开来,隐约能听到蝉鸣。天空晴朗,偶尔有小鸟飞过。云层从目之尽头铺展成初夏的味道。

然后他就看不到这片美景了。

“啊mafu你来啦。”双眼被什么东西遮住,akatin并没有慌乱,只是停下手中的吉他。

“嗯,tin桑一点都没被吓到诶……不好玩。”被识破的mafumafu放下了手,坐在akatin身边。“怎么发现的?”

“时间啊时间,已经是午休时间了,按平常来说mafu应该来啦。”把心爱的吉他放在旁边,接过mafumafu手上的便当盒“哇,今天的看起来很好吃!”

“每天都不差好吗……我还是很注意食物搭配的。”mafumafu打开了手上的另一份料理,夹了一块蛋卷,“说起来tin桑刚刚在看什么?”

感受到旁边人疑惑的目光,mafumafu解释道:“弹得并不认真哦,我听出来了。所以,在看什么呢?都走神了。”

“哦哦那当然是……大海啦!已经夏天了不是吗?当然大海比较有吸引力了!”akatin略微一晃神,然后飞快地接上了,“一起去吧?又不算远。”

Mafumafu眼中立刻充满了敌意。

“不是去钓鱼啦……只是去海边玩而已,怎么样去不去?”

Mafumafu的脸色变得微妙起来:“tin桑没有开玩笑?我大概没告诉tin桑吧,其实我有点怕大海。 所以……”

“也别这么急着否定嘛。”akatin自顾自地说着,却也没有了下文,把便当盒小心翼翼地盖好之后,又抱起了吉他。

于是Mafumafu也转过头。穿过深浅不一的绿色屏障,初夏的海在视野里闪耀着,闪耀着,最终与天空连成一片。于是一直觉得单调乏味的天空,仿佛也被大海感染着,变得鲜活生动起来。

耳边有风吹过,身边的吉他声再次响起,合着新加进来的歌声,回荡在小小的天台。Mafumafu闭上了眼,小声哼唱着。


不论昨天今天亦是晴天 一直望着积雨云。

天空万里无云得令人发倦 徐徐闭上双眼。


夏天开始了。



02>>


理不尽なんて当然で 独りぼっち 强いられて

迷った仆は 忧郁になりそうになってさ


Akatin还记得第一次见到mafumafu的情景。

一个穿着对于春天来说过于厚重的衣服的少年,低着头坐在天台上。微长的头发被午后柔和的风卷起。阳光洒在他身上,像是令人怀念的多年未见过的落雪一样,折射出柔和的光。

感觉像是要融进天台的背景里了。

不可思议的安静的人。


走近了才发现他是在画画。是个白发红瞳、脸上带着微妙的条形码的形象。Akatin思索了一下,觉得记忆中没有哪个动漫角色能对应得上。[是谁呢]这么想着,不经意的说出了声。

身前的男生像是刚刚发觉到akatin的存在,受到惊吓了一样一下子站了起来。“啊啊抱歉,我不知道还有人在。”

然后akatin对上了那双还有点慌乱的红色双眸。

画得是谁这件事简直不能更显而易见了。

“你戴美瞳了吧?”

“……诶?”


因为不讲理什麼的是当然的 被迫得要 孤身一人

曾而迷惘的我 好像要变得忧郁起来呀



03>>


君はさ、こう言ったんだ 「孤独だったら、おいでよ」


事实上除了第一次受到了惊吓之外,mafumafu觉得akatin是一个特别好相处的人。

身为比自己大一年的学长,完全没有前辈的架势,想到什么说什么。吓自己也不是故意的,之后也有好好地道歉过了。甚至连跑到天台遇见自己的起因,也是[虽然被逼迫得那么紧,但完全不想考虑升学问题]这种孩子气的理由。

虽然总也忍不住想笑出来,不过多亏了tin桑的这种平易近人的性格,自己才能那么快跟他熟悉起来。

“是啊,才认识一个月,就已经敢来吓唬我了哦。这还是那个自称朋友很少的二次元宅男mafumafu君吗?快把以前那么羞涩可爱的小学弟还给我啦。”

啊啊,tin桑还真是没有自觉啊。


发现mafumafu唱歌很棒的时候,akatin真的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咦!!!!!!原来mafu你声音这么好听吗?”

“这么说很失礼啊,我们都已经认识好久了tin桑每天是在和幽灵说话吗?”

“不是啊我是指唱歌……”akatin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直直的盯着mafumafu,“声音……好软……”

“tin桑我是个男生啊……被人说声音软也会不高兴的。”mafumafu深吸了一口气。


*廊下を駆けてく背中に伸ばしかけた指

伝う涙か

ああ

止まりない

私は


“竟然连高音也……”

“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我会唱歌啊,毕竟文化祭的时候有唱过……”

Akatin僵硬地错开目光。

翘掉了吗……噗。Mafumafu微不可见地摇了摇头,tin桑对于学校活动什么的,意外的很不擅长呢。


Akatin认真的想,如果面对的是网路的话,他简直可以看到mafu头顶一串wwww了。


“话说回来,其实这个,”mafumafu指了指放在膝盖上的速写本,“才是大家都不知道的哟!”

“那太好了等我去发推!”

“……”


于是便有了共同的秘密。


你呀,那样说道了 「感到孤独的话,来这边吧」



04>>


选んだ今日は平凡で 崩れそうになる日々さ

昨日の今日も延长戦 大人だって 臆病だ


Akatin对于mafumafu的声音的惊异,并不是因为没有听到过而产生的陌生感,恰好相反,akatin总觉得在哪里听到过。

可记忆这种东西实在是太靠不住,越是想回想起来,越是不知道被藏匿在那个不知名的角落。就像小时候的童话绘本,过程都还深深地印在脑海,但结局却忘记了。

明明那才更重要不是吗。

王子为了救公主,历尽千辛万苦,最后却忘了自己的初衷,不是很可怜吗?

至少Akatin讨厌这种无力感。烦躁地把被海风糊了一脸的头发顺到耳后,三分抱怨七分赌气:“绝对!绝对在哪里听过的!”这样小声嘟囔着。

但他很快就放弃了这个问题,因为大脑被更重要更急迫的事情占据了。

是的,在长时间地烦恼mafumafu的事情之后,站在家门前的akatin发现,自己忘记带钥匙了。

“有点……不妙啊????”


站在学校走廊里的akatin现在更加确信自己之前不妙的预感了。

夜晚的学校空无一人,任何细微的声响都被长长的回廊放大无数倍。明明只是自己的脚步声,却也震得头皮发麻。

面前没有一间教室亮着灯。唯一的光源是头顶的声控灯,应着自己的脚步亮起,只能照亮前方几步的距离。没有灯光的时候还可以借助窗外的路灯隐约看清走廊的轮廓,现在连视网膜留下印象都消失殆尽,模糊的明暗被重新界定,灯光范围外的黑暗铺满未知。

每一个黑暗的角落,都像是阴谋论和异闻录的开端,不断侵蚀着光明。越是死死地盯着,越感觉有什么东西安静地蛰伏着,觊觎着。扭曲和违和感扑面而来。

脑海中名为[危险]的神经自顾自地绷紧,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快要因为过度的拉伸力而断掉了。

然后啪地一声,声控灯到时间熄灭了。


Akatin不可抑制地想起了最近学校的怪谈。

他决定做点什么。


洗完澡的mafumafu划开手机锁屏的时候确确实实得被吓了一跳。未确认邮件,满眼都是未确认邮件,来自同一个人。而最开始的邮件……竟然已经是一小时之前的了。

Tin桑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怀着这样的心情,mafumafu回拨了电话。

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与预想中相反,akatin的声音没有特别急切,反而吞吞吐吐

“mafu……那个……”

“tin桑是有急事吗,刚才在洗澡没看到抱歉……”

“没事啦……其实是有请求来着……但是……”

意外地吞吞吐吐,不像是平时的tin桑啊。mafumafu耐心地等着,没有插话。

“恩……就是说……mafu你能陪我聊聊天吗?”

“哈?”


以最快的反应速度接起来电话后,akatin就已经后悔了。

太糟糕了……因为学校最近的怪谈而不敢独自一人在晚上回班里拿钥匙什么的,小学生吗……

不过mafumafu有点担心的声音传过来时,安心感还是顺着听筒传到了全身。

“好啊,那就给tin桑讲讲如月车站事件吧www”

“………………等等?!?!”


当然不是讲着如月车站走过一路的。多年后的akatin依旧可以清晰地回忆起来那天晚上的细枝末节。空无一人的走廊上回响着[嗒嗒]的脚步声,明明是那么容易联想到怪谈的环境,却因为mafumafu的话,恐惧迅速退散。

正确的感知开始回归,身体和意识都重新由自己控制。安心感顺着几公里以外传来的电波,清晰稳固地在akatin心口生根发芽。

他说,tin桑不用怕。

他说,我一直都在。


当时的akatin想不到这么多。只是听着熟悉的歌,akatin终于想起在哪里听过mafumafu的声音了。

啊啊,文化祭上,悄悄溜走的时候台上唱歌的男孩子,原来就是他啊。

    

总而言之这便是一切的开端。


选择了的今天是平凡 又快要崩溃的日常呀

昨天的今天也是延长战 即便是大人 却亦是很胆小呢



TBC


*为bouquet的歌词

评论(13)
热度(28)

© 游荒 | Powered by LOFTER